微弃_

嗑不动不想写了

【不是我说有本事你来】【嘉瑞/安雷】

#我居然有后续我真几儿棒(不是

#不要论坛了数字字母切换好麻烦啊

#我都已经欢乐了我还怕个ball

#诸君,我喜欢强受,主动的雷总(笑

“好热啊混蛋骑士。”

“恶党你是不是有毛病,你热不热关我什么事啊!”安迷修气愤的从上铺探出脑袋恶狠狠地说,他正在整理床铺。

其实上铺是雷狮的,只不过每天晚上要雷狮铺床的话肯定会晃得下铺的安迷修没法睡,忍无可忍之下只有帮他理了。

“热的分明是我,”安迷修收拾好东西下床,“我先去洗了,你不要突然进来!”

啪嗒一声锁上门,雷狮挑眉轻笑。这句话是有前车之鉴的,想当初他们四人才住一起没多久,他和雷狮这个不良就结下了梁子,秉承骑士道精神多次讨伐雷狮的后果就是安迷修怎么也没想到他会在别人洗澡的时候突然闯入,还带着手机,简直耻辱。

“哼哼,”雷狮心情很好,就是太热了。摘了头巾开了风扇对着脑袋吹,深紫发丝被尽数吹至额后。平常带着头巾眼睛会被几缕碎发遮住一半,摘下来后才会发现,那双眸子简直璨若星河。

“得,直播太久我手机都快没电了,”雷狮哼着小调登录小号,把安迷修的的新视屏全部下载下来后才关掉手机,充电宝一连,转头看向还在奋战的嘉德罗斯,“格瑞, 你猜嘉德罗斯还能撑多久?”

“三秒。”格瑞就瞟了眼便转头继续手上的作业,不是他瞎说,大夏天还戴围巾的全校就只有他嘉德罗斯了。

“一。”

“渣渣居然敢让你们见识见识什么叫实力!”键盘敲得啪啪响。

“二。”

“这什么鬼天气!”

“三。”

“啊啊啊老子灭了你们!”

你们神通大大热到爆炸。快到几乎用撕的把围巾扒拉掉,雷狮觉得他快把键盘敲出火星子来了。闭上眼睛,雷狮打算想想待会儿安迷修出来后该怎么弄他,准确的抓住桌子上的牛奶往格瑞扔过去,提醒他该下来了。

格瑞眼里都是麻烦二字。

睡前会喝一点牛奶,这是格瑞的习惯,但是来到这个学校后,这习惯就得再加一个——给嘉德罗斯吹头发,他能毫不顾忌没有愧疚的顶着湿漉漉的头发爬上你的床把你喊醒,出去了也给你叫回来,烦不胜烦。

简直格瑞克星。

“赢了!”嘉德罗斯打的满头是汗,未脱稚气的脸上热到红彤彤一片,蹭地从椅子上蹦下来转身就要往格瑞床上爬去,“格瑞啊你快下唔——”

“下去。”格瑞抄起枕头朝着脸上就是一砸,毫不留情。

“去洗了。”最后通牒。

“哼格瑞,我们已经很久没有打过——”

“去洗。”再砸一下。

“那就是你答应了。”闪过了格瑞的枕头攻击,嘉德罗斯一脸就是这样的表情拿衣服去浴室,踹门大喊,“渣渣你洗很久了快出来!”

安迷修:心累到无以复加。

敲完最后一个字,由是格瑞也得认命下床。

“不要乱动。”按住这个金毛脑袋先一顿乱搓。

“嗷嗷,”嘉德罗斯痛呼,“格瑞为什么你打架的时候没有这个劲儿啊!”

格瑞决定再搓一次。

雷狮辛苦憋笑。

吹头发那个热风,吹完后也很容易一头汗,嘉德罗斯一般又是扭头直接抱住格瑞在他身上蹭,次数多了格瑞也就放弃抵抗了,小屁孩看着小可臂力是连格瑞都挣不开的。

一头金毛倒是很好摸,格瑞想。

吹完后嘉德罗斯就去处理游戏剩下的进度了,格瑞看一眼一寝室夜猫子就决定自己先睡了。

但如果他睡得了的话。

“卧槽嘉德罗斯你干什么!”

“恶党你发这个是什么意思!”

“太热了,你这儿凉快。”嘉德罗斯一脸理所当然。

“还能有什么意思?”雷狮一掀被子就钻了进去。

熄灯。

——————

吓得我差点开起了车,-)

拉灯拉灯


评论(2)

热度(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