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弃_

极度矛盾状态emmmm

【你看起来很好吃】【嘉瑞】(八)


#我慢热到一定地步了

#我不擅长打斗描写.........

“嘉德罗斯!放我下来!”格瑞几乎是捂着嘴说出这句话的,亲吻这种事,嘴唇上似乎还留着那鳞片冰凉的触感。

嘉德罗斯带他飞到了森林深处,这里无人打扰。再次变化成人类的样子后,格瑞能清楚看到它的神情,它说,“亲吻?是什么很不大了的事儿吗?我记得你说过亲吻是表达爱意的方式。”

“你断章取义!”

格瑞真不知道该怎么和龙解释人类情感的问题,在他的认知范围内,除了素食可被驯化的龙,其余的都是冷血无情的物种,这一年相处下来嘉德罗斯都已经超出范围成例外了。

“不是.........”格瑞尽力调整好情绪,面对嘉德罗斯的一无所知,他尽量表现的镇定打算糊弄过去,“这根本不是一回事儿,我们回去吧。”

妈的,这可是.........初吻.........

格瑞心烦意乱的往前走着,谁知后面嘉德罗斯并没有跟上来,反而一股劲风袭来,危险时刻反而身体比大脑先做出反应,当即取出烈斩做出迎敌姿态。

没有其他人,只是嘉德罗斯手中用力量凝聚出了一根黄黑相间的棍状武器,单手持起指向格瑞,“我们好久都没有打过了,对吧格瑞?”

这一击扰的格瑞更乱了,面对嘉德罗斯的要求,格瑞难得想要发泄下内心的情绪。

“...真是.......求之不得。”

周围一片寂静,仿佛风都停了。呼吸渐缓,放松身体肌肉又绷紧连接的弦,指腹在武器上摩挲着纹路,集中精神盯紧眼前的人。当清除一切杂响,耳畔便能清晰听闻到那有节奏的鼓动,砰砰,砰砰,这沉重的敲击正逐渐与对面达成一致。

一触即发。

每一招都是全力以赴。

战前的蓄力让两人皆选择了直冲上去照着对方面门就是一击,剧烈的冲撞甚至激起一阵气浪向四周扩散,群鸟惊逃。

论力量双方僵持不下,不约而同的腿上发力向后退去,短暂的试探让眼神越发锐利。双手握刀探着它的步伐向前冲锋,计算好了会在哪停下它会在哪出招格瑞在脑海中演示了一遍路线,然后,举刀挡格。

对上嘉德罗斯近乎炽热的视线,格瑞知道,龙族都是好战的,它的兴致已经被激得火热。嘉德罗斯的战斗风格一贯是先开始一鼓作气的爆发式进攻,而后逐渐在战斗中沉稳下来,这会让打的时间越长就越发不可能赢它。

接二连三的进攻攻势让格瑞应付的有些吃力,但却逐渐适应了这个节奏。就在它旧力刚去新力未生的时候,瞅准一丝空隙猛的发力横刀劈下,迫使它进行防守,打破节奏。

趁势追击。

嘉德罗斯可谓是战斗天才,不得不说从第二击开始它就有些引导格瑞的攻击方向,连续引出三刀后在一个横砍前向后倒去,双手后翻撑地抬脚就踹格瑞胸口上,两人再度间隔。

蓄积力量,翠绿的光芒破开土壤,悬浮在空中的刀刃旋转着切开了从天儿而降的明黄,碎块落地激起一阵沙石飞扬。

“来吧格瑞,战个痛快,”它说,“你终于肯拿出全部实力了啊!”

“肆虐天地吧,大罗神通棍!”

“这也......斩得断!”

这场战斗持续了一天,破坏范围之大令人咂舌,但是这场战斗却没有人敢靠近,光是力量对撞溢出的余威都让人感到害怕。

夏季傍晚的夜总是充满刺耳的蝉鸣,嘉德罗斯过足了瘾便不再纠缠,火堆旁侧躺得惬意。

“我说,格瑞啊,”火光映照着它的脸庞,跳动的焰苗让那双金色的双眼显得分外明亮,“我的血脉从刚才开始就一直在我脑子里叫。”

“什么?”格瑞不太明白。

“它说,做我的伴侣吧,格瑞。”嘉德罗斯说,它直起身来盘腿坐在地上,脸上表情似是困惑又掺着认真,“你足够强,而且在人类的说法里你也很好看不是吗?”

“不可能的,你和我,”先是惊讶,而后觉得好笑,格瑞觉得嘉德罗斯真的还是个孩子。“你要找伴侣也不应该是我。”

“人和龙是不可能的。”

“你这只是占有欲在作怪。”

格瑞还真说对了,在嘉德罗斯看来,他是它的宝藏,当然是要占为己有的,嘉德罗斯只不过遵循血脉的意愿把话说出来而已。

嘉德罗斯感觉怪怪的。

龙族一向奉信实力至上,对配偶的挑选也是力量的证明,这是为了后代能拥有更强大的力量。它们会在恰当的时机,由一位自愿奉献生命,另一位吞噬掉获得它的力量,为了种族强大。

不过,龙族一生只会拥有一位配偶,那位它认定的吃掉的,一生不渝。

————————

加上这更,有一万字了
我该怎么圆回去(*・_・)ノ⌒*

评论(5)

热度(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