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弃_

极度矛盾状态emmmm

【你看起来很好吃】【嘉瑞】(九)


#本章提到金,友情向的

至那天过后,嘉德罗斯并没有再提起配偶的事,龙族在这种事上并不会强迫对方,格瑞也全当做无事发生。

大约有一年了,格瑞觉得嘉德罗斯长得真快,都跟自己齐平了。这一年里,嘉德罗斯一直都是人形的样子,偶尔有时候,格瑞会恍惚间忘掉它龙的身份。

格瑞觉得嘉德罗斯越来越像人了。

每年年底,凹凸城会举办一次灯会,全年最热闹的时候,老人小孩都会出来庆祝,店家会在欢笑中通宵开放。到了深夜时间归零的时候,会有凹凸城最美的景象。

上一次过节的时候嘉德罗斯就因为体型的缘故弄出了不少乱子,后事处理的格瑞头疼,但愿这次不要再有什么糟心事儿了。

“格瑞,我也要去。”嘉德罗斯趴在床上翻来翻去。

“要去你就起来。”格瑞无奈,长得再大它还是一样的性子。

嘉德罗斯一咕噜翻起来做床沿上,让那双指节分明的手拿着围巾在自己脖子上缠绕。完全不低头,全让那人俯下身来贴近自己,手臂圈成一个圆从脑袋后面递过围巾,这个时候嘉德罗斯能清晰看见平日里被衣领遮住的锁骨,和漫入鼻腔的清冽气息。

这算是嘉德罗斯的小心思吧,它只是觉得这个味道很好闻罢了。

河边的人很少,大多人都集中到广场中心去了,他们站在桥上,无人打扰。今夜是这座城市最繁华的时刻,河中星碎的光斑随着波纹起伏,像是打碎了玻璃上的画,美轮美奂。

“格瑞,你今年也在放这玩意儿啊。”嘉德罗斯把玩着手里的零碎物件,那是格瑞经不住吵也给它买了。

“是。”格瑞简单明了终结话题。

将一根稍短的竹签弯曲成圈,用绳子固定,内里用两根更短的竹棍捆一个十字架固定,再将两根长的折成U型顶端分别接在四个结口处,绳子系紧,支架就完成了,套上宣纸再装上蜡烛,一个简易的天灯就做好了。

嘉德罗斯啥都没动,只是在旁边围观了格瑞的认真神态。其实嘉德罗斯是想他过来手把手教它弄的,这是它以前在人类身上学到的,只要有一方表示不会,另一个亲近的人就会过来教,这一套在格瑞身上格外好用。

嘉德罗斯表示有格瑞的好处不占白不占。

“格瑞,你每年都会放这个吗?”嘉德罗斯随口问问,它盯着那双有鎏金沉淀的紫水晶快入了迷。

“每年都会,”格瑞还没有察觉到它的视线,依旧专心于手上的动作,“他也会.........好了。”

他?他是谁?嘉德罗斯莫名不爽起来,明明是自己的私有财宝怎么能允许他人染指?

“他是.........?金?秋?”嘉德罗斯先强迫自己暂时按耐住情绪,它可不想格瑞对自己的印象跌到地底。看着格瑞在天灯上写下他们的名字,看那神情绝对是在格瑞心里占据重要地位的人,嘉德罗斯心里一股无名火升起。

“他们救了我。”五个字足以表达一切。

对格瑞而言,金就像是光,温暖而治愈,是他将格瑞从黑暗里拉了出来,相当于第二次生命,格瑞简直没法不重视他。

而嘉德罗斯,那是团火焰,尽管它本身性格就是如此嚣张任性又狂妄自大。只是它那炽热的温度仿佛要灼烧一切,对格瑞来说,它太烫了。

一把夺过格瑞手里的笔,鼓着腮帮子在自己灯笼上扒拉出嘉德罗斯四字,又在旁边扒拉出格瑞二字,深吸口气一大簇火焰从口中喷出,然后猛的一抛扔上天,摇摇晃晃的,却也顺利升空。

嘉德罗斯是拦住格瑞再自己的灯笼先飞的。

“格瑞!”嘉德罗斯强硬的掰过格瑞强迫他面对面直视自己,耀目的兽瞳此时金光大盛,身为龙族的占有欲达到了顶峰。长久以来的对自己的困惑转化成怒火,它只想对格瑞问问清楚,“你对他们那么重视,那我呢?你又怎么看我?”

“嘉德罗斯?你,”格瑞是在无法正视那双纯粹的眼睛,他尽可能不去看他,“你不要无理取闹!这不一样!”

“不一样?格瑞,你是属于我的私有物品。”

“我不是物品,嘉德罗斯,”格瑞的眼神渐渐冷了下来,像一潭死水,惊不起波澜,他平静的说,“你本该离开的。”

周围的灯不知何时暗了下来,夜空中仅飘着一盏孤零零的天灯,而后接二连三的,各式各样的天灯从广场上升起,越飞越高。最上方的灯的光亮一点点的变小,但像是指引一般,其余的灯都汇聚成一条河,流动着蜿蜒着,照亮了离去人的背影。

————————

卡文了:-I
想说废话但又确实是废话

评论(2)

热度(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