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弃_

极度矛盾状态emmmm

【你看起来很好吃】【嘉瑞】(十二)

#文不对题

#感觉我在写大纲.........?

#不打算写很长,于是我直接跳时间线

多米亚城是个繁荣程度能与凹凸城相比的王国,它的门禁制度也相当的严格,嘉德罗斯一行人作为外来客是在必须城门这做登记的。


“他们是你什么人?”侍卫遵守流程问的很详细。


“随从。”嘉德罗斯想也不想的回答。


“是的,嘉德罗斯大人。”祖玛赶忙抢在想要询问的雷德前说了。


雷德一脸委屈,怎么就成随从了?


街上走走停停,嘉德罗斯扫着一个个店铺所陈列出来的样品而漫不经心,当初它曾因为好奇心而缠着格瑞把沿街所有商店都逛了个遍,金子什么的各类闪闪发光的珠宝啊全都收入囊中,龙族很喜欢这种值钱的小玩意儿,不过现在都没人给他买了。


“祖玛祖玛你看,好不好看,我觉得很适合你哎!”雷德拿着个红色发夹在她耳边比划,一脸我眼光不错的表情。


被祖玛瞪回去了。


“我们来这儿不是为了买这些的......”祖玛叹气,语气里却比以往柔软了些。


祖玛是印加狼族的末裔,当年它们族群落没的时候祖玛还是只刚出生没多久的幼狼,她是被多米亚城的一户普通人家所救,可能是将她当成了被遗弃的小狗崽吧,那家人对她照顾多年,在祖玛的印象里,人类都是很温柔的,只是敌不过生老病死的选择。


祖玛每年都会抽出时间来祭拜这户人家,今年也是。


“雷德,我可能会跟着嘉德罗斯大人学习一段时间。”


“嗯学习?学什么?”雷德被祖玛的突然发话说懵了。


“虽然很久远,但我能从血脉里感觉出来,从远古时期就位于顶点的龙族,嘉德罗斯大人绝对是王族后裔,”祖玛凝视着前面远去的金色背影,她轻声说,“我需要学习的王之典范。”


“就是说......我们多了个老大。”雷德简而言之,“嘛嘛,反正我时间多,你学多久我等多久,怎么样有没有喜欢上我?”


偶尔的插科打诨挺能消磨时间的,傍晚的时候祖玛来到了那片小小的墓地。暮色昏暗,视野可见的范围内只有几个挨在一起建造的墓碑和零散倚靠的百合,无风无话。


嘉德罗斯突然觉得前面两人的氛围很奇怪,就连站的位置间隔的距离也那么的异常,像是突然产生了什么变化却又无法言说,这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觉让它很恼火。


要是以后格瑞也死了要不要给他立个碑?嘉德罗斯胡思乱想,就用金子做个吧。


完全随着性子,嘉德罗斯他们在各大城市间兜兜转转了快半年,顺便征服了周边所有森林里的魔兽,最终他们又回到了相遇的地点,离别前的夜晚。


“老大,你不打算回去看看吗?”雷德随口问问,他将会陪着祖玛一起回到家乡,而嘉德罗斯拒绝了。


“回去?不会。”嘉德罗斯说,就跟以往对待那些不值一提的小事一样毫不考虑。


“可是老大,”雷德犹犹豫豫,这半年来所走过的地方让他有一种怪怪的感觉,老大领的路自然有老大的选择,明天就要走了雷德便决定在今晚问出来,“我们走过的路程,如果放在地图上看的话,就像是在一个圆圈里围着凹凸城一直绕一样,那里有什么吗?”


“是......格瑞?”雷德试探性问,他记得刚见面时嘉德罗斯提到的这个名字,然而没想到的是迎接他的是直击面门的攻击,在鼻尖处堪堪停下。


“当我没说。”雷德认怂。


“我不明白,为什么我还能想起他?”收回了神通棍,嘉德罗斯转身到火堆对面的树下坐着,不同于往常的盛气凌人,忽闪的火光在金眸里明明灭灭,“没有能尽兴的对手时会想起没人再说我吃太多时会想起甚至我半夜醒来都会想到他!”


一连串的话语脱口而出,低吼过后却又是一阵萎靡,真不像是嘉德罗斯,它被那个叫格瑞的人给捆住了。两人都很惊讶,因为之前的样子完全看不出嘉德罗斯有多想那个男人。


“因为爱,很多人类小说里也是这么写的。”雷德认真说,被祖玛一刀打断。


“我偶尔的时候,也会思念我以前的家人,不过这种跟嘉德罗斯大人不同,”祖玛轻声说,诉说起往年家人的事迹,她的声音如此温柔,“我那时候完整的看见了那家人的男孩的一生,他对邻家女孩爱慕却又自卑,羡慕她与别人好上却将自己的心思埋在心底,嫉妒到发狂又拼命隐忍,思念到极致却不肯言说,只能眼睁睁看着她步入婚姻殿堂。不过好在他最终也得到了幸福。”


“所以你要说什么?”嘉德罗斯问,它听的云里雾里。


“您思念格瑞的样子真的跟那个男孩一模一样,都看不出来。”祖玛说的斩钉截铁,说的嘉德罗斯当场愣在原地。


“您早已爱上他了。”


一轮圆月从树梢冉冉升起,夜空开始展现出它的俏丽,林间三人皆沉默注视他处,晚风轻扬。


嘉德罗斯觉得脑子里一团乱麻,但又感觉自己以前的行为得到了解释而豁然开朗,这种矛盾的感觉甚至让它控制不住的想要龙化。


嗯?龙化?


随着呼吸细密的鳞片开始逐渐浮现在脸上,隐隐约约的龙类特征开始强制性的出现,这情况完全不受嘉德罗斯的控制。大脑里有如轰鸣般的响起类似于去哪里,战斗的话语,以命令的语气,这让嘉德罗斯不由得愤怒起来。


去西边,那是凹凸城的方向。


“我到要看看,谁敢命令我?”


——————————

还是不会写,我和稀泥吧
下章又是打斗,我写场景都快卡成ppt了

评论(3)

热度(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