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弃_

嗑不动不想写了

【你看起来很好吃】【嘉瑞】(十四)

#我的问题,因为前面没写出来看着会比较突然,从这里开始是建立在格瑞已经喜欢上嘉德罗斯但因为三年后要做的事而强迫自己绝对不能接受他的情况,现在事情解决就没啥阻碍了

#我随便给国王起个姓了反正不重要



真的很能磨叽,这是格瑞现在唯一的想法。


离皇宫不远处有一座小亭子,琉璃瓦白玉柱精美雕纹珠宝点缀,再被一片花海环绕,凉风习习蜂蝶飞舞,真可谓美轮美奂。如此美景,卡比西国王诚邀凹凸国王来此品茶,双方都不带多少重甲护卫,免得煞风景,凹凸国王欣然应允,但防备绝不可缺,他早已觉得对方有问题或许今天便会在此地露出他的狐狸尾巴,所以让实力最强的骑士长伪装成他的贴身护卫,而格瑞,是国王为了以防万一从城中招的唯一能圆满完成最高级别赏金任务的人。


亭子位于皇宫以西,花海向视野尽头延伸,而道路两旁不远距离确实茂密森林,格瑞现就藏身于此,距离那个人不近也不算特别远,仿佛是量过般刚刚好,树木的种植也是选用躯干能完全将人挡住绝非观赏用,设计这里的人肯定别有用心。跟他一起的还有皇宫重甲部队,如果国王出事会直接冲过去营救。


不过按理来说,格瑞可以算是城中最强的人了,之前他与骑士长对招也完全处于不败之地,明明让他跟着国王安全率会更高,可现在却让他潜伏,国王在想什么呢?格瑞不蠢,稍微动动脑子就能猜到自己一个从别国流落过来的人肯定会被人将底细查个干净,以他的实力,国王也会防范他的真实目的,这些军队不仅保护国王也在警觉自己,恐怕自己稍有异动将会第一个被抓。


看来只有等着他先露出马脚了,格瑞看着亭中二人举杯畅谈的模样打算闭目养会儿神。


“所以普罗国王,您意下如何?”卡比西国王把玩着杯子,由着盛满的茶水沿着杯沿一圈圈的转,全然不顾溢出的危险。


“我亲爱的米尔国王,收起你的妄想吧,如今各国之间既然能和睦相处,何必打破呢。”从他开口的第一句凹凸国王就知道这次谈判必然破裂,曾经的好友悲伤去世就已经让他很心痛了,如今他的儿子竟然想挑起战端,这已经是不把这祖辈的盟约放在眼里了,面对老友唯一的血脉这可如何是好?


“算了,我也懒得和你多费口舌,”卡比西国王还是一副懒懒散散的样子,好似刚才就是在家常对话,“凹凸城是我前进路上最大的阻碍,只要铲掉其他的都是路边石子。你的精锐士兵都在这儿了对吧,那就一网打尽吧。”


用牙齿咬破食指按在左手的戒指上,那是一枚金色的猫眼石,奇怪的是通常是白色的眼线可他手里的这枚确是黑的。毫无其他装饰也没有经过打磨,纯粹的用金属固定住原石制成简易戒指,可它仍旧是那么美丽,色泽金黄饱满,眼线清晰明亮,像极了那神秘生物的眼睛,隐约间甚至能从中看出它的身形。


鲜红的血液顺着戒指轮廓滑下,原本曼妙的色泽逐渐被染得深重,当颜色红至极致而转变为黑时,震耳欲聋的龙吟随着戒指炸裂被释放出来,霎时间林中飞禽四散而逃,走兽仓皇四撞,没多久,便安静的诡异,连呼吸声都静若可闻。


怎么没动静了?格瑞来不及细想,探出头确定了一下那人还在那里才放心,暗中告诫自己还不能动手,必须再等等,等到他底牌完全暴露国王身处危险时才能动手,虽然本来就是殺君的罪名,不过格瑞可不想为了报仇结果把自己给交代在这儿。


就算是为了还能再见到嘉德罗斯吧。


刚把悬着的心放下,转头便对上一双黄金瞳孔,格瑞心里一惊,立刻举刀向前砍去,那对有着黄金瞳的脑袋因躲闪不急而被砍出一脑门血花,疼的它吱哇乱叫,格瑞这才注意到自己周围的士兵竟然有全部都已经命丧于此,数以百计的黄金瞳孔因为他的一个转身而通通将视线对准他,在它们眼里这可是非常美味的猎物。


估计是那个人下达的命令就是一定范围内的不留活口,格瑞紧急跳出森林地带,那里有些哪怕一丝龙族血脉的生物实在太多了,再加上视野遮蔽很容易被偷袭,格瑞也没想到这个命令会有如此强力的效果。


退到国王身边,他们已经被亚龙种包围了,虽然格瑞实力够强但也招架不住对方数量众多,完全以量取胜几招下来也是负伤累累,格瑞心中有着隐隐不安,总觉得他不会这么简单。


突然间,亚龙群有如潮水般退去而卡比西国王仍旧很自信的对视时,天空中掠过一道影子,而后跟着十几道大小不一的影子以遮天蔽日的气势在他们头上盘旋,用龙息将他们圈了起来。


“认输,留一条命。”卡比西国王蛮悠闲的说着。


“是吗?”格瑞说,“那你的命我收下了。”


以烈斩蓄力直接从火海中朝他劈开一条路,极速奔来的格瑞吓得他本来想让这些只能召唤一次的龙去破坏一下城中军事基地的结果全部留下保命了。格瑞并没有一次解决他,从空中俯冲下来的龙挡住了他的进攻,而格瑞也成功斩下了它的龙翼,那里的关节处能给龙类造成很大伤害。


它们并没有相同于嘉德罗斯的实力,长期与嘉德罗斯对打让格瑞非常了解龙类的身体结构,比如之前格瑞要是砍了这儿的话晚上嘉德罗斯绝对会让他给揉揉,因为真的很痛。


国王交给骑士保护了,格瑞冲出去吸引了绝大部分火力,飞行的优势让格瑞处于非常被动的状态,光是躲避频繁的龙息就已经耗光了他的精力,稍不留神火球贴脸额擦过,额前长发被烧焦。


复仇的对象就在眼前却无法杀了他,这无法不让格瑞心中愤恨自己还是不够强,格瑞深知错过了这次就再也没有机会了,所以赌一次吧,孤注一掷。


结果是被打断,被再次传来的龙吟。如此的熟悉,格瑞在契约的作用下能感觉到他越来越近,格瑞却越来越不愿意面对。


赶他走就是不想和他刀刃相向。而如今他回来,偏偏是赶在这个节骨眼上,格瑞真不知自己是否还能够挥刀。


“谁敢命令我?”以狂傲的姿态生生将朝他飞去的同类踩进泥土,那睥睨的神态的神情让他纵使是站在地面也显得高高在上,“渣滓。”


嘉德罗斯带着滔天怒火回来了。


——————————

不是很想写打戏以及后面应该没有这么罗里吧嗦的情况了




评论

热度(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