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弃_

极度矛盾状态emmmm

【你看起来很好吃】【嘉瑞】(十五)

“所以说,你就是为了这么点小事才拒绝的我?”完全无视身后虎视眈眈的众人,嘉德罗斯居高临下地看着格瑞,视线灼灼逼人。


格瑞说不出话来。是啊,接触了两年之久怎么会不了解嘉德罗斯的气性呢,这种小事,倒是格瑞小看他了。


“喂喂喂,怎么回事?”这个突发事件让卡比西国王给懵了,持有龙令怎么会有龙不听他的控制?事情发展超出预期让他气急败坏,“我命令你立刻杀了他们!”


“就是你,命令我?渣渣。”嘉德罗斯一尾扫在国王胸口,直直将他重击在柱子上口吐鲜血,转过身躯缓步走到他跟前,瞳孔里盛满的怒火有如实质般的利剑将国王钉在柱子上,让他动弹不得,期间他再命令的龙类也都被嘉德罗斯直接打落下来。


释放的威压和他展现的实力远远超过龙令带来的压制,余下的同族纷纷对其表示臣服,毕竟龙就是一种实力至上的种族,能压倒上一代龙族之王的龙必然是下一代更强的新王。


一切都结束了。


当碧绿的烈斩直插入卡比西国王胸口时,他的神色还是那么不敢置信,筹备了几十年的计划最终功亏一篑,颤着手指指着眼前的人诉说自己的不甘,却被血液哽住了喉管发不出声音,格瑞冷漠的看着他渐渐死去的样子,被溅到的温热液体转为冰冷。


“.........结束了。”有种如负重释的感觉。格瑞松开手,任由烈斩继续插在尸体上,他呆呆的望着这红色泊泊涌出直到漫过了他的鞋底,格瑞确定他死的不能再死了,顷刻间他内心的防线全都化为虚无,才看见他原来孤孤单单的。


任由嘉德罗斯一口将他吞下,烈斩也由此而转为能量消散,面对凹凸国王喊来的卫兵,嘉德罗斯也只是嗤笑一声朝他们长啸一声吓破他们的胆,而后不急不慢的飞走了。


据凹凸记载,这次的意外事故通通被改写成了两国友好会面意外被恶龙打扰,因实力不敌一位国王因此丧命,但里面完全没有提到格瑞的存在,不过也好,就当这次是个意外,也不用背杀害国王的罪名什么的了。


待嘉德罗斯再将格瑞吐出来的时候,他们已经在森林深处了,一直在舌头底下压着才没有被看出来。


“咳、咳......”龙嘴里有很大的腥味,格瑞被熏得差点吐出来,他现在满身都是涎水,衣服都被打了个透。


格瑞是稍微有些洁癖的,黏糊糊的散发着异样味道的衣服和能感受到的脸上流下的粘稠液体,眼下的情况足够让他崩溃。


嘉德罗斯很贴心的指了指旁边的河流。


在和雷德他们一起的时候,嘉德罗斯偶尔会撞见情侣亲密的景象,甚至半夜趴窗台都能看见对面楼层房间里两人的激烈运动,起初还不太能理解,等问过祖玛后才知道这是人类的交配方式,至此这就在嘉德罗斯的脑子里留下了印象,见得次数越多就会越想到格瑞,如果是格瑞的话会怎样?


“十二年,我十二年来一直都为了这事准备。”格瑞说着,他将水舀过头顶倾倒而下,冲击着面颊胸膛水流四散开来,银白发丝根根湿润成缕,遮住了那对紫水晶般的眼眸。


“我经常会晚上梦到那天场景,那把刀就横在我的脖子上,像这样,”格瑞继续说着,还拿手比划了下刀的位置,就在颈动脉附近,“可怕的是,时间越久,刀离我越近。”


“然后我就醒了,你猜我看见什么?”忽视这一秒钟的沉默,格瑞强行转了话题,他露出一副很伤脑筋的表情,“看见你又踢翻被子。”


嘉德罗斯挑眉,这种小事他现在可没心情反驳,才发觉眼前褪去衣服的格瑞瘦了很多,原本健康肤色的皮肤现在可以用苍白来形容,薄薄的一层包裹着身体肌肉,纤细的脖颈甚至能看清动脉的跳动,嘉德罗斯用眼睛比划着从颈椎到尾骨的距离,那腰肢不堪盈盈一握。


“我很抱歉。”


那两年,噩梦与惊醒后身边巨大的差别让他暂时忘记仇恨,他走后的后悔也鲜明的体现出来,因为不得不,他又成了孤单一人。


“原本......你之后是打算如何?”嘉德罗斯问,他跳过了刚才的话题。


格瑞一愣,还以为会有什么以死谢罪之类的,有些不确定的会答道,“去找金吧?”


“不准!”嘉德罗斯当场否决,“你骗我这件事在我消气之前不准离开!”


“衣服干了。”


装作不经意的看着格瑞一件件的从内裤穿到领带,肌肤被一寸寸遮盖时的美感堪比他脱时的诱惑,嘉德罗斯是全程盘腿坐在河边将美景都收入眼中。


“在凹凸城那边你已经死了,所以说,”嘉德罗斯想了会儿后宣布,“从今往后你就是我的人了。”


“先跟我回族里一趟。”


————————

预计还有两章结束

评论(3)

热度(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