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弃_

极度矛盾状态emmmm

【出轰】【午后与领巾与花】

花吐症这玩意儿,绿谷刚开始其实是不信的,得个病居然还能从嘴里吐出花来,起因还是喜欢上了谁,想想在对方面前一开口说送你花然后开始哗啦啦的吐,想想真是,能开一花店了,不愁没货源。

于是在某天早晨绿谷酱觉得喉咙里痒痒没忍住打了个喷嚏看见了黏在镜子上的花后,整个人都不好了。

出于刻苦的小久精神,绿谷食拇二指并用,把花小心拈了起来,除了上面沾满了口水有些恶心以外,没什么特别之处了。

还是不要告诉妈妈了,绿谷想,儿子单恋了这种事儿还是得慢慢来。

———

喉咙里着实有些被堵塞的感觉,舌根部甚至能感觉到有些甜味,戴上口罩确实能稍微阻挡,但也会闻到自己呼出的气体,香的。

“喂,臭久!”

欧鲁曼德在上,请让我平安度过一天!

默默祈祷完毕,还是控制不住有些颤抖回头看,“卡、卡酱早上好,有什么事么?”果然被欺负惯了一时还改不了,就希望别把花给抖出来就好。

“喂你小子,”自家幼驯染凑过来,一头金发耀武扬威,拧吧个眉头突然间鼻子一动,“什么味道这么香?”

眉毛以下鼻子以上阴影陡然加剧,“没、没什么,我有点感冒,可能是药的味道。”拜托不要靠近我,我怕我会吐你一身。

“你们在校门口做什么?”

“切,阴阳脸关你什么事!”

“轰同学呕呕呕———!”

在看到,或者听到他的声音后,绿谷感到喉咙一阵撕裂般的痛感,难以言语的巨大的呕吐感直接刺激大脑神经,推开爆豪就冲到树下蹲着,扯下口罩甚至都不用吐它都能自己掉。

嘛,这就很明显了,关系的事大了。

———

“这是花吐症吧。”梅雨酱正中目标。

“那么小久喜欢的是谁?”丽日直接跳过过程,大家表示都想知道。

“好像要跟那人接吻才能治好。”叶隐真相。

大伙儿逐渐形成一个包围圈,为首的丽日一脸身为兄弟有喜欢的人了居然不告诉我!说出来,我帮你抓回来。而旁边的爆豪同学则一脸阴沉,硝酸甘油的味道都能从眼睛里看出来了,我真是毫不怀疑他下一秒就会爆炸。

“冷静!要冷静!”这阵仗根本就是要吃人!

学生嘛,当节日祭典活动一切都过去后,每天就只能刷刷作业打打诨,训训练练迎考试,总得给自己找点乐子,好度过这无聊的一天。

好了,乐子来了,还是个大乐子,不知道是校内还是校外,男的还是女的,想想就兴奋。

#对此单身狗表示不满#

#咦,轰同学怎么不过来#

#绿谷同学逃过一劫#

———

劫后余生的感觉真好,绿谷想,怎么会不知道喜欢他呢。

正是午后放学,斜阳渐渐隐没于水泥森林,余晖将散乱的云海染成金黄,残留着些许暖意。

绿发少年慢慢在校园的小路中踱步,细碎的阴影落在周身,漫不经心的让枯叶在脚底下破碎发出的“咔嚓”声,一切都在悄悄发生。

“出久。”

“哎哎哎,轰同学!”

少年有些惊讶的看着年前这个人,红白发色,实力强,颜值高,一直是女生的暗恋对象,却一直都是很冷漠的样子。不过他怎么在这儿?

绿谷赶紧捂住了嘴,口腔里已经塞满了花,感受着这味道真是甜的腻人。拜托不要跟我说话了,这病是会传染的。

“我知道了,”轰说,“我已经知道了。”

你知道什么!绿谷有些慌乱,他感觉脸上已经开始发烫了,慌忙的左顾右盼想找个路跑掉。

结果还是被堵住了。

轰的手偏向于削瘦,皮肤有些白皙,但很有力。拿着绿谷的领巾,十指灵活的绕动很快便打好了结。

“轰唔!”

刚一开口,那些红色的脆弱的不知名花朵便冒了出来,然后视线所及只有墨黑与翡翠,便轰用唇堵住了。

有些柔软,绿谷忍不住舔了舔,他看见轰脸红了。

良久后两人分开,林间只剩下低声喘息。

“我也知道了。”

“那拜托轰君,来治好我吧。”



评论

热度(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