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弃_

极度矛盾状态emmmm

【出胜】【废久回忆说】

我这么说吧,我叫绿谷出久,是一个女佣,啊不对,是欧鲁麦特家的小儿子,我妈在我很小的时候就去世了,爸爸担心我没有妈妈会被别人嘲笑,所以又娶了一个,后妈好像叫相泽,他还带了一个儿子叫卡酱,因为比我大一岁就自视是我哥哥每天都欺负我,当时我很难过每次被打就躲在厕所里哭,哭的两眼肿泡也不敢跟爸爸说,爸爸身体不好,老是咳嗽吐血,但能怎么办呢,家里钱已经没剩多少了,熬呗,能过一天是一天。
当时我就是抱着这种想法,其他的,想都不敢想。
所幸老天还是在意我的,公主要选夫了,在全国分发邀请贴所有年龄适宜的人都可以去。
哦对,我们国家很开放的,男男相恋女女成婚已经是很常见的事了。
言归正传,当时我收到请柬其实内心是有些复杂的,我要是被选中了那医药费就不用愁了,我也不会被欺负了,但是这样的话………………不过我还没来得及想,请柬就被抢走了。
“废久,就你?!也会收到请柬?简直笑话!”如果我没记错,他是这么说的,每当他很惊讶或是生气大吼的时候嘴会张得很大,在离得近的情况下,我能很清楚的看见他整齐的贝齿和柔软的粉红色舌头,口腔湿漉漉的,嗯,没有口臭。
额,说多了,我当时请求他把请柬还给我,结果他反而更不高兴了,直接把请柬扔火炉里了,噗的一声,烧成了灰。
所以我愣住了,看着他得意洋洋地拍拍手走了我才缓过神来,请柬没了。
罢了,像我这样的连一件像样的衣服都没有,恐怕连门都进不去吧,我还是去擦地吧。
可能你会问,为什么我居然不生气对吧,那可能是我唯一的机会了吧?不过我确实没有,我不恨我哥哥,我甚至一点都不讨厌他,我是……………又偏了。
反正最后,爸爸叫我过去说了些话,边说边咳我没太听清,大致应该是我亲妈给我留了点东西,就在后山。
我去找了,老实说,我对我妈没什么印象,当时我太小了,家里也没有她的照片。我在后山瞎逛了一圈后在我妈墓碑后发现了一排字:小久,东西在这儿。
说实在的,当时我吓了一跳,我妈怎么知道的,这不会是要我挖墓吧?我又没带什么趁手的工具呀。
正当我考虑要不要回去拿把铁锹时,土里猛然伸出一只手来,不对,是一只袖子,大概拇指粗细,我惊悚地看它从土里爬了出来,然后拍了拍身上的土。
妈呀,衣服成精了!
“等你拿来我都快被憋死了!”我恍惚间听到这么一句,是个女声,莫非,这衣服是女的?还能说话?
“没礼貌,我可是仙女哎,别人相见都见不到呢?”这自豪的语气是从哪来的,我盯着衣服,从土里爬出来的,我只知道僵尸。
“说吧,有什么愿望,本姑娘好不容易出来透个气,心情好。”于是我说我想要治好我爸的病,结果她一口回绝了,说什么这不在本仙子的业务范围内,然后我说那就给我钱吧,我找医生去,结果她摇头,说什么不要用金钱这种俗物来玷污本仙子。
得了吧,我看你根本就是不会,不过这话我没敢说,我说我要去公主的宴会。
她沉默了很久,最后艰难的点了点头,我估计她实在想她的力量够不够实现愿望。
“宴会开始之前来找我吧,我需要做点准备。”看着她略显消沉的身影,我没忍心告诉她其实只要帮我把请柬回复就行了。
回到家里,我隐约听见卡酱在跟后妈吵架,他好像不想去,我有些奇怪但是又很高兴,我很苦恼,于是就去擦地了。
好不容易熬到八点,我出门了,晚上的后山阴深深的,真是苦了仙女了。
“跟我念,巴拉拉能量,西卡拉卡去宴会!”说罢她挥舞双手兔子跳在原地转了三圈。
这什么鬼?!
迫于无奈,我照做了,看她在地上笑得打滚我就知道她在玩我。看在真的出现马车身上的衣服也变的华贵后,我不打算和她计较了。
“再穿上这双意大利手工定制皮鞋,宴会后你故意脱掉它,然后等公主来找你就成了。”说罢沉浸在了自己的幻想里。
好吧,这也算是个办法,可这鞋也太特么挤脚了,我现在就想脱掉。
最后,我还是乘上了那个由老鼠啃成的坑坑洼洼的南瓜马车,在混杂着花香与鼠臭的刺鼻气味中赴往宴会。
我:接下来的你就知道了,我故意引起你的注意然后丢鞋来找我,但由于鞋较小,而卡酱的脚比我小一些,所以你找到的是他。
公主:我就说嘛,怎么有人明明说好了又反悔的,你哥也太能闹腾了。
我笑了笑没接话,事情的后来就是我和公主达成协议,我去参加骑士,为公主提供助力,因为她不喜欢父皇给她拟定的人选,想要娶邻国的耳郎公主,可惜邻国太过弱小父皇看不上,所以就需要能够自己决定的力量。作为条件,我要她帮我照顾我的家人以及不要让我哥哥身边再出现什么向他求婚的人了。
我为我的机智点赞。

#本来就是卡酱每次都抢走我喜欢的东西干嘛不来抢我啊#

#你不抢就我来抢你喽#

#卡酱说你今晚睡地板#



评论(2)

热度(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