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弃_

嗑不动不想写了

【轰爆】【不可说】(中)

爆豪又气成了个球。
眼前明显就只是个五岁大的小屁孩,唯一的特征就是发色红白对半分,还一脸傻笑。
[靠!]
爆豪看着这脸就来气,竖着刺儿不断往玻璃上撞。
“嘭—”“嘭—”
这小孩到一点也不害怕,将整张脸贴在玻璃上,眼里满是好奇。爆豪撞得有些累了,便停在一边气鼓鼓的瞪眼。
不过鱼的表情,有么?
一人一鱼对视良久,最后还是小孩先笑出了声,手指在玻璃上左敲几下,右敲几下,最后停在爆豪面前,像是在戳脑袋一样,再敲两下。
“笨蛋。”



他叫轰,是这个国家最小的王子,喜欢吃荞麦面,被父亲给予厚望。
爆豪知道的就这么多了,他真的不想理这个小屁孩,就连睡个觉也会被他搅水搅得头昏脑胀,不得安生。
“小胜小胜。”
[你有完没完,还擅自给我起名,你到底还想怎样啊!]
“荞麦面很好吃的你要不要尝尝?”
[不!要!走!开!]
“来,你尝尝。”
[等等!你要干嘛!]
小孩子总是好奇且单纯的,有喜欢的事物会拿来和朋友分享,显然,轰已经把爆豪当作朋友看待了,所以,他暂时忽略了对方是条鱼,没有想该怎么养。
好在鱼缸长宽都有半米,爆豪还有地方躲,但随着面汤在水里扩散开来,爆豪感觉自己真是生不如死。
奈何始作俑者还在一旁兴致勃勃。
好在最后宫女进来及时换了缸水,给抢救回来了。
好歹逃过一劫。


难得的休息时间,小屁孩被叫去训话,爆豪舒舒服服的趴在石头上睡觉。王子显然很喜欢爆豪,鱼缸内的一切都被布置的和海底一样,只是没有海那么大而已。
不知道得呆多久,爆豪想,压根没有,出去的机会。
鱼缸就被放在床边,正对着的是一扇巨大的落地窗,淡蓝色的琉璃珠子被雕成小巧玲珑的风铃,底下挂着翡翠贝壳,微风吹拂,湛蓝与翠绿相撞,音色悦耳。
已是深夜,王子还没回来,纯白的月光透过窗户洒进鱼缸,寂静如斯。
“吱呀—”
沉重的金属门被推开,轰低着头,步伐缓慢地挪动过来。
不过爆豪不打算动,谁知道这小屁孩又想干什么。
轰没说话,连呼吸都放轻了,只是注视着那条自己养了很久地鱼儿,良久才叹了口气,毫不在意地伸手进去戳了戳。
“又睡得翻肚皮了。”
这一戳不轻不重,爆豪不想理他,只是扇了扇鱼鳍,换个方向拿尾巴冲着他。
“我也想当鱼。”
意外地语气沉重,爆豪有些诧异,略微侧身瞟了一眼,只看见那稚嫩却悲伤的脸庞,以及脸上巨大的烫伤。
触目惊心。
[你……怎么了?]
难得关心一回,爆豪有些不好意思。
只可惜,他听不见。
“我不想按照父皇说得来做。”
[那就不做呗。]
“我很羡慕小胜。”
[我想变成人。]
“小胜是自由的。”
[那你放了我啊!]
“可我不知道该怎么办。”
轰絮絮叨叨地朝爆豪说着心事,夜光照着他的脸显得落寞。
爆豪有些烦躁,你跟我说这些有什么用!他心说,你想成鱼,我还想成人嘞!
气鼓鼓的在水底一圈一圈的快速游动,带动的水流把底部的沙子卷了起来,使得水底有些浑浊。
“我想和小胜一直呆在一起。”
爆豪霎时停住了,就那么一两秒的时间,爆豪狠狠的吸气包住一大口水,死死地盯住他。
“小胜会高兴么?”
“噗—”
晶莹的水花在空中划出一道亮丽的曲线,而后直击目标。
轰有些愣住了,头发被打湿了,水珠顺着脸颊滑下,嘀嗒嘀嗒的碎在地上。
这鱼还会喷水?
[谁允许你这么想的!]
[你不过就是一小屁孩而已!你懂什么!]
[老子辛辛苦苦想成人,你跟老子说你想当鱼!?]
[就凭你这个小身板,照在又成了阴阳脸,不给我好好练练现在又在东想西想什么乱七八糟的!]
[等老子成了人了再来好好收拾你!]
无人回答。
他听不见。



评论

热度(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