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弃_

嗑不动不想写了

【轰爆】【不可见】(下)

把红酒倒入鱼缸会是什么样子?
透明的殷红的液体随着玻璃酒杯而倾斜,沿着杯壁缓缓蔓延,像是捕猎中的陷阱,液体虽倾倒却未直接落下,它滑向了少年手掌,侵入指腹与酒杯的相接,缠绕指节,将落未落,直至少年眼底笑意更浓,它才带着惑人的芬芳袭向猎物。
这是轰近年来发现的小胜的弱点,原来鱼也会醉酒。
只是之前不慎把酒打翻流进鱼缸,被小胜的奇怪样子引起了兴趣。
从此乐此不疲。
整整一瓶红酒被完全倒入鱼缸,从一点扩散至全部,整缸水都被染成了淡淡的粉色,散发着微弱却又致命的诱惑。
鱼儿摇摇晃晃地游着,在水底一圈一圈地打转转,时不时的还能吐出一两了泡泡来。
现在是最佳时机,只有这个时候才能放心摸摸而不会被扎,这是轰在无数次失败经验中所得出来宝贵结论。
挽起袖子,轰放心大胆的将手伸了进去,有些费力地把爆豪捞起来捧在手里。
摸着很光滑,也很软,有点果冻的感觉,连刺也是软软的。近距离看,才会发现这鱼有着红色的眼睛,眼睛上方有两块金色的像是眉毛的圆斑。
怪不得这么特别。
已经养了十年了,却一点也没长大过,脾气倒是见长不少。轰已经十五岁了,他已经明白了这皇室有着怎样的规则,他需要做出选择。
昏沉的鱼儿在手心里不时扑腾几下,晃动几圈鱼鳍,又不动了,只剩嘴巴还在一开一合。
作为父皇最在意的继承人,自然会引起其他王子的不满,时不时的给他下绊子,故意不小心弄坏他的东西,这些对轰已经成了家常便饭。
所以轰决定把小胜放生,轰现在根本没法保证小胜的安全。
“睡得挺沉。”
轰喃喃道,其实他挺舍不得的,毕竟养了这么久,多少也养出感情来了。
轰把爆豪放入一个小的圆形鱼缸里,看着它慢慢沉入水底。静默良久,拿起鱼缸走至宫外。
“当初便是在这里。”
轰停了下来,看着水面倒影,有个少年拿着鱼缸,影影绰绰。
“现在也是在这里。”
像是倒酒一般,水流随着倾斜缓慢落下,爆豪在鱼缸边缘一点一点的向着海水移动。
扑通一声,鱼儿回归海洋。
[混蛋!]
这是爆豪失去意识前的最后一句话。
“如果你是个人的话就好了。”
这是轰对爆豪的最后一句话。
一语成谶。



约莫五年,轰成了国王。
一个才二十岁的年轻帝王,各大豪门贵族臣子人民挤破脑袋也想把自家的女儿送到皇帝面前,所有年龄适宜又有些姿色的女子都将自己打扮得花枝招展,企图能让皇帝看上自己,想要坐上皇后的位置。
只是皇帝不近女色,只是每天有空便会来海边走走。
轰觉得最近肯定会有事发生,他的眼皮近日跳个不停。
轰站在码头上向远望去,看海天相接。
海水在上涨,轰心说,冰川融化以至海平面上升?唔,都快漫上来了,得找人再建高一些。
政事处理完的轰其实有着无所事事,来海边只是为了消磨时间,不过现在已经成了习惯了。
“不知现在长大一点没有。”
轰自言自语,不过他知道,自己是不会再看见那条鱼了。
“但愿不要被吃了才好。”
“你才被吃掉啊!”
突如其来的带着些痞气的男声从水中传来,轰霎时愣住了。
很熟悉,虽然没听过但觉得异常熟悉的声音,就像是、就像是应该是这样的声音,这样的语气,这样的在脑中想像过很多遍的话语。
一只小麦肤色的手臂突然伸出水面,一把抓住了轰的脚腕,直接将他拉倒在地。
湿漉漉的赤裸男子欺身而上,完全把轰压倒在身下,赤红瞳孔恶狠狠的盯着他,表情狂妄却又狰狞,被水打湿的金发柔顺的贴在脸上,水珠顺着发梢滴落在轰的脸上。
“老子来收拾你了!”

———

轰:小胜?
爆:老子叫爆豪胜已!再小胜小胜的叫小心你性命不保!
轰:……(欲言又止)
爆:你旁边那些人好烦啊!
轰:你没穿衣服(盯)
爆:那又怎么?
轰:没什么(继续看)
轰:他们是挺烦的,老催我立后。你要不要来当当试试?
爆:立后?那是什么?
轰:一家之主(严肃)

评论(4)

热度(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