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弃_

极度矛盾状态emmmm

【十年后】

我一直认为,我会赢……
我将是最后的赢家……
……简直愚蠢。

——

回来得有些晚了,天上下起了暴雨。从浑浊乌云里滚出来的雨珠,夹杂着尘埃被往下倾倒。爆豪衣服被打湿了,细小的灰色黏着在头发和衣领上,极是狼狈。
他没有带伞,或者说他根本不在意。
衣服是纯白色的西装,精心设计的发型,胸前的口袋里还装着一束花,美丽淡雅…………在下雨之前。
输了……彻底输了……
爆豪就这样站在雨中,任大雨滂沱将自己掩盖,这也好,看不清是泪是水。
我可是爆豪胜已………

“叔叔,伞。”
带着稚嫩,在嘈杂的雨声中坚定的响起,虽很微弱,但似曾相识。
良久,爆豪才将失神的目光转向自己腿边,一把翠绿色的竖着两兔子耳朵的儿童伞,像是蘑菇一样长在了自己脚边。
稍微抬起伞的边缘,那是一张带有雀斑的,纯真的灿烂笑脸。
绿谷出久?!

爆豪绝不会忘记,仅存于儿时的笑语。
是幻觉么?也只剩幻觉了。
一双小小的,带着儿童特有的柔软触感的手,紧紧的抓住了衣襟,起了褶皱。
小孩身体有些颤抖,天色愈渐阴暗,暴雨如注,迎面刮来的雨滴打在脸上,针扎似的疼痛。
爆豪抱得更紧了些,企图让他对自己产生依赖。
将伞举在孩子头顶上当,投下一片绿色的阴影。爆豪沉默不语,目光深邃的看着怀中如此熟悉的脸庞,终是没有开口。
在回忆中,一步步向前走去。
即使是幻觉………也好。

像是还未画过的白纸,天地间一片素白,所有的事物都被抛在了身后,周遭寂静无声。
我大概再也出不去了,爆豪想。
怀里的小孩突然跳了下来,像是发现了喜欢的事物般欢喜的向前跑去,爆豪没有阻止,因为那个方向,隐约可见有一片树林,潺潺流水。
那里是一切错误的开端。

渐行渐近。
排头的那个金发得意小孩失足落入水中,还在逞强。
不过是担心受伤伸出的手,惨遭拒绝。
愈演愈烈。
那个婚礼,便是为你错误的选择做出结尾。
咎由自取。

爆豪胜已,你将为你的愚蠢付出代价。

评论(2)

热度(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