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弃_

嗑不动不想写了

【出胜】【贴吧点梗】 【情人节】

当前A班热门话题:情人节,你打算怎么过?
八百万正在盘算怎么把耳郎约出来,峰田企图在当天对放单女生趁火n打劫,轰同学正在清理桌空里的情书。
“小久,”丽日悄悄凑过去,眯着眼睛仔细打量对方,“你在笑什么呐?”
“啊、啊?”绿谷下了一跳,慌忙缓过神来回答,“没什么啦!”
“没什么?那你笑得那么开心。说,是不是有喜欢的人了?”丽日表示你心里那点小九九是瞒不了我的,快从实招来。
“嗯,这个……不、不要问了!”绿谷瞬间脸红,下意识就拿胳膊挡脸,从缝隙里可以看见丽日的坏笑和小胜的背影。
嗯?身子紧靠着椅背,甚至角度都有些向后倾斜,这个距离………他在听?
“咚!”
身体前倾带着椅子回位,砸在地板上发出声响,姿势由双手插兜换成了手撑头,脑袋偏向一边,装作是在看窗外的风景。
细不可闻的哼了声。


丽日猜的没错,绿谷有喜欢的人了,就是爆豪,他们已经私下确定了关系。绿谷想着情人节要准备个惊喜,爆豪等着看到时候这小子会怎么做。
只是可惜,天不随人愿。
刚刚还是阳光明媚,转眼就下起了暴雨,街上都是用外套给女友挡雨两人挤在狭小的空间里一路小跑在回家路上的情侣。
爆豪坐在咖啡厅外面有撑伞的桌椅上,百无聊赖。
和绿谷约好下午两点在这里见面,果然迟到了么,这个废久,他可没带伞啊。
大雨倾盆而下,在水泥的路面上汇聚成水洼,像是遗落的镜片倒映着破碎的城市。或高跟或帆布,或裙摆或西服,四溅的水滴带着尘埃去浸染,去攻略。
“小胜………”
带着焦急的熟悉声音从背后响起,爆豪转头就想破口大骂。
“废久你故意让老子等你吗?啊?你选的这什么破天……”
爆豪一下子语塞了,他看见的是被淋成落汤鸡的绿谷,湿漉漉的头发被粘在脸上,雨水顺着发梢滴落,衣服都被浸透变得透明起来,隐隐约约可以看见少年精壮的身体。
“小胜没事吧?抱歉我没想到今天会下雨………路上遇见有人卖花就买了一束…………”
绿谷攥着一枝鲜艳的玫瑰递到爆豪面前,亮丽的鲜红色拥簇着中心略带弯曲的金黄花蕊,片片花瓣饱满,纵使被暴雨打落些许枝叶,也只会为它增添秀丽,傲视群芳。
“小胜……”
绿谷底气很是不足,他知道这次约会已经被毁了,只是希望小胜不要生气罢了。
“啧,你存心气我,居然送花?你不是还拿着伞吗!”
绿谷看了看手里紧抓的伞,感到有些不好意思,“因为想到小胜肯定没带,所以就急忙赶来,我没事的…………”
爆豪抬腿就是一脚,不过绿谷却被踹到椅子上坐着了,正等着承受怒气的绿谷,却见爆豪从兜里掏出一个巴掌大的咖啡色盒子,上面还打着红色蝴蝶结。
“说只买个盒子这蝴蝶结是他们擅自打上的。”
啪的一声被拍在桌上,爆豪表情恶劣的瞪着绿谷,但耳朵尖早已开始泛红。不用想,这里面装的肯定是巧克力,小胜亲手做的巧克力,可把绿谷高兴坏了。
“小胜啊啊啊啊!”
“吵死了唔!”
略带怒气的红色眸子被迫对上那张带着雀斑的脸,未闭上的嘴里被强行塞入巧克力,而后被唇齿堵住,咬住,吞咽不得。
苦涩,回味微甜的巧克力随着舌头在口腔内上下翻滚,融化出的褐色液体来不及吞咽而从嘴角流下,及至下颚,再到喉结,停于锁骨,柔软的唇瓣分离,牵连出丝丝银线,伴随带着甜味的气息,暧昧至极。
两人忘我沉浸,随手丢弃的玫瑰沉入路边水潭,似琥珀中凝固的静止,轻轻绽放。
天色放晴,有丝缕阳光撒下,微散的云间透露出点点湛蓝,交相编织。
世间独此二人。

评论(1)

热度(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