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弃_

嗑不动不想写了

【轰爆】【佣兵paro】 【lof点梗】

【佣兵paro不是很懂,百度也没百度出个啥来,所以我自个儿胡编乱造别介意哈】
1)入团的时候,对于新生的各项能力有个排名,按照排名来非配住宿,第一名有优待。爆豪很自信的想,一人 住没有渣滓在眼前晃很好。不过老天你故意跟我作对是吧,这个阴阳脸红白毛的混蛋是谁?爆豪被压在地上愤 愤地想,我好像在哪里见过他......那个在公车上割我皮带的流氓!
刺目的阳光照在身上,一场打斗下来,双方身上大大小小伤痕不一,泊泊流着鲜血将双目染得通红,都是不服输的性子,谁能奈何谁。
水泥的地面被烧得滚烫,爆豪已经能感觉到自己脸上的皮肤有被烫伤的趋势了,妈的我不想变成跟你一样的阴阳脸!
“你输了。”他说,声音磁性却又因疲惫而沙哑,阴影正好投在爆豪眼边,背光的位置看不清脸,只有那一灰 一绿的眸子极是深邃。
这一次,他输了。


2)为什么.......会和他一起?爆豪死盯着门上的名字,轰焦冻?原来叫这名啊,听着跟布丁似的........
作为佣兵,爆豪和轰算是里面天赋绝佳的两位,各项技能简直MAX,尤其是爆豪的枪械和轰的冷兵器使用,团里除了少数几个A级S级,几乎无人能敌,综合实力皆在C级,新人里并列第一,所以被分到一起了么......切!
推门一进去就看见那个阴阳脸在叠被子,爆豪当即就爆发扯起衣领怒吼到:“你就是那个在公车上割断我皮带的人吧!受死吧!”说罢就要用拳头问候。
“我没割你皮带。”轰认真的说,“当时有人想偷你钱包。”


3)时间跳回入团前爆豪赶车。
很挤,爆豪抓住扶杆努力踮起脚尖让自己胸腔得到放松,这车简直是个沙丁鱼罐头,还是放在火上烤的!热得心浮气躁的爆豪并没有发现他后面有个人一直盯着他衬衫以下,话说爆豪今天穿的是白色主调的休闲装,汗水浸湿后背显得透明起来,手臂抬起擦汗连着带动衣服露出白皙的皮肤,黑色挎包就这么毫无警惕的背在身后,银色金属拉链随着摇摆而碰撞发出沉闷响声,后面那位环视一圈伸出了手。
当时轰也在车上,不过他戴了假发,他是逃出来的。车里空气很是燥热,轰有些受不了便把假发取下,额头上冒出细密汗水渗入了那老旧的红褐色的疤痕,轰下意识摸了摸,还是感觉有些刺痛啊………父亲。
正当回忆时,轰眼角余光瞟见了这一幕,心情正式微妙时刻,下意识便伸手抓住了,料不及这人另一只手里藏着刀片,直接对着他眼睛划来,锋利的刃口反着冰冷得光,轰旋即抽出刀挡格反手直取对方眉心,可是经验不足,纵使刚出门的小子很强但哪能跟老江湖相比,一个借力打力便把刀拨到了那人身上。
糟了,收不回来了!轰想,只见刀悄无声息的从那人皮带上落下,裤子跟着刀刃一起落下,还好那人反应快提住了,轰只看见一角红色。
“哪个混蛋干的!”那人提着裤子开骂,这一骂轰才反应过来不能让他跑了,转身便要去追,于是只留给他一个潇洒的背影。
时间跳回房内。
“所以说,老子该感谢你喽!”爆豪咬牙切齿地说,那次事件绝对是爆豪人生的污点,多亏了肇事者标志性的特征才能找到,现在又说其实他只是见义勇为,这让爆豪一肚子怒火该往哪发?
“也可能他只是想摸你。”轰再次认真的想了想,拿刀片的应该是是另一只手,舍友以后也会是搭档,轰不想弄的两人之间关系很差,这会影响任务完成,便真心的对爆豪说:“因为你的腰看着很诱人。”
“你找死!”

评论(2)

热度(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