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弃_

极度矛盾状态emmmm

【切爆】

马猴烧鲶:

和 @微弃_ 的联文 w




【Part A】


 


 
-


咸腥的海风裹挟着初秋的柔和凉意,轻抚着不大的镇子上的每一个角落,吵吵嚷嚷的集市上一如既往的热闹,简约的酒馆里洋溢着大胡子旅者们谈笑风生觥筹交错的爽朗声音。


 


 


一条条并不宽敞的街道两旁是约莫三层高的房屋,几乎紧贴,高低落差并不大。围着围裙的年轻女子推开木框的窗子,细致地将一件件洗好的衣物挂在窗外的竹杆子上,白色的衣物随着不时挂过的风飘荡着,将她恬静的笑脸一遮一掩。土黄色的墙壁与街边撑着遮阳布摆着水果摊笑得和蔼的妇人,给人来人往的街道增添了更多的生活气息。


 


 


但就像由南往北渐渐消散的海风一般,这样的生活气息也由南往北渐渐消散。


 


 


小镇的最北边是一座偏僻的小教堂,幽静的小径杂草丛生,未经修整的树木几乎要用厚重的荫蔽把这唯一通往教堂的路完全遮掩。教堂似乎是上个世纪留下来的建筑,也可能更早。说不出是什么风格的黑色石壁被绿油油的藤蔓肆意地缠绕着,半敞着的大门里是一座教堂最普通的格局,色彩斑斓的玻璃窗户将阳光分割成几块,投射出飘飘扬扬的灰尘的轮廓。漆成黑色的告解室却在教堂里最显眼的位置。


 


 


虽然不常来,但镇上的所有人都知道,镇子最北边的小教堂里有一位脾气暴躁的神父。凭着对神职者最本能的敬畏,人们定期地带着许多食物与生活用品来到教堂,却从来没有人见过神父的真面目一眼。只有不时前来的忏悔者在告解室中对着隔着黑漆漆木质隔断的神父诉说埋藏心底的忏悔时,才能听得神父一两声不耐烦的告诫或是并不恶劣的咒骂,嗓音却如同年轻气盛的青年。


 


 


那位神父大人究竟是怎样的人呢?这是镇上的人们茶余饭后时常讨论的话题。与只是好奇地讨论的大人们不同,孩子们有着最热切的探索欲。时不时会有瞒过大人的孩子们成群结伴来到教堂想一探究竟,最后还是在仿佛先知般将大门紧闭的神父不耐烦的驱赶声以及胡乱从小窗里扔出的一堆糖果中不甘心地抬头看看将晚的天色,商讨后嘟着嘴草草捡了地上五颜六色的糖果后离去。最后还是连神父的一点影子也没见着。


 


 


神父大人其实是温柔的人呢。大人们听了孩子们不经意间说漏嘴的探索经历,这么想到。


 


 


 


-


镇子上来了一位不同寻常的旅者。


 


 


他有着火焰般赤红的头发,总是咧着一口尖利的鲨鱼牙,背着硕大的旅行包匆匆而来。


 


 


在镇上住了一晚打探了些消息后,他在人们异样的眼光下,又背着硕大的旅行包匆匆地赶去了那座平日里无人到访的教堂。


 


 


他踏过满是被树叶剪得零碎的光斑的小径,推开紧闭着的沉重的黑色大门,随意地将硕大的背包放下,径直走进了告解室,木质的门发出咿咿呀呀的声音。


 


 


他知道神父一定就在着黑色的隔断后。他盯着眼前的阴影,捏紧了拳头,从未有过地斟酌起词句。


 


 


“有话快说。”结果从前方先传来了神父满是不耐烦的声音。


 


 


他一惊,在心里默默给自己打了打气,开了口。


 


 


“我叫切岛锐儿郎。我是来找人的。”


 


 


“找谁?”


 


 


“我不知道。”


 


 


“有病吧你??”意料之外的惊讶声。


 


 


“啊……那个,不知道神父你相不相信,不知道为什么好像总有什么声音叫我来找人,这段时间也一直做关于这个的梦,然后我就听着声音来这了……不找到这个人我可能连觉都睡不好了……我知道这个很扯啊可是……”切岛仿佛泄了气一般,声音越来越小。


 


 


神父听着正常人都不会相信的说辞,啧了一声,“行吧,你先在这住下。”毕竟自己不是什么正常人。


 


 


切岛一愣,难以置信地走出告解室,目瞪口呆地看着人们口中从不会在人前现身的神父推门走出。一头金发的神父穿着修身的黑袍,满脸的不耐烦。他看看一脸呆滞样子的切岛,噗嗤一声笑了出来,扬扬手。


 


 


“对了,我叫爆豪胜己。”


tbc


下一部分交给微弃!!


假装自己没有甩锅【划掉】

评论

热度(24)

  1. 马猴烧鲶 转载了此文字
  2. 微弃_马猴烧鲶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