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弃_

极度矛盾状态emmmm

【切爆】

和@马猴烧鲶的联文

【Part B】


“在那傻站着干什么?跟我来。”


爆豪扬扬手朝后方指了下,示意他跟着自己走别到处乱跑。切岛在离爆豪三步远的地方默默跟着,细细打量。金发赤瞳,黑色的长袍将身体完全包裹,三十三颗纽扣一路延伸至脚裸,隐约可见靴子,脚步甚轻。

这里是没有其他人了么?切岛暗想,一路走来只能听见他两的脚步声,一轻一重。抬头观察这建筑的美丽,各色的琉璃被精巧的拼成图案,太久无人打扫已经蒙上了一层灰,阳光照射进来也显得朦朦胧胧。


这里……好熟悉………惨烈的哀嚎、四溅的鲜血、还有刺入胸膛的银色十字架………咏唱……绝望的诅咒………切岛眼前突然闪过这一幕幕,心脏像被刀尖剐烂般疼痛,脑子里嗡嗡作响,受不住蹲下去将身体蜷缩成一团,双手使劲抓着胸口,指甲滑破衣服在皮肤上抓出血痕。


“喂!你怎么了!”


切岛眼前模模糊糊的,他感觉自己在下坠,在跌入无尽深渊,但是他又觉得自己抓住了什么,温暖而坚定,绝不放手。


———


“嘶—头疼!”


捂着额头撑起身子,切岛龇着口鲨鱼牙艰难坐起,头发乱糟糟的,像是被人刻意弄的。这是哪?切岛环顾四周,桌子木柜很简单的陈设,四四方方的空间不算大也不算小,从窗户的缝隙里渗入月光,已经晚上了。


蜡烛有被续接过的痕迹,那人应该没走多久,居然没被赶出来……真是万幸。切岛以前也有过这样的经历,都是在教堂里晕倒,也幸而是在教堂里,才不至于被丢出去。切岛摇头将这些回忆甩掉,自己从来不知道为什么会晕倒,也没有人告诉他,只是醒来后会浑身疼痛和被莫名奇妙的包扎。


这次也是,切岛下意识抚上胸口,那里被缠得严严实实的,一点一点解开绷带,确实什么都没有,只有些长期奔波略显粗糙的皮肤罢了。


“包在这里……我应该能在这里先住下吧………先去谢谢他。”


走廊有些昏暗,今夜只有半个月亮挂在教堂的屋顶上方,光线透过琉璃瓦带着些许色彩降临,虽是遗留建筑却仍旧保留着当时的辉煌,精湛的雕刻技术在石柱上描绘出耶稣,苦难,欢乐,传道,无一不是栩栩如生。


切岛迷路了,他根本不知道怎么走。橙黄色的蓝色芯子的火焰抱着灯芯在指甲大的面积上摇晃,淡淡一层黄色光晕笼罩着切岛,显得那么格格不入。


前方有微光,切岛走近发觉自己是到了昨日见面的地方,堂内灯火明亮,只有几个小孩围在告解室旁嬉笑。“啪嗒—”素白的手从门上窗口伸出,小孩像是事先知道一般双手做捧状放在下方,各色的糖果从指尖滑落,天色以晚,小孩得到想要的便回去了。


切岛走了进入,想着自己……应该是要说些什么的,“神父……”他开口,“我是否忘记了什么………”


很安静,切岛甚至能听到自己的心跳,想像着对面是否是在嘲笑还是厌恶,想着他脸上的表情和上挑的眼角,赤红的瞳孔里是否能注意到我。


“你们要进窄门。”


切岛一惊,他已经做好对方毫无回答的准备了。


“因为引到灭亡,那门是宽的,路是大的,进去的人也多;引到永生,那门是窄的,路是小的,找着的人也少。”


“阿门。”


他在叹息,切岛想,也可能是我的错觉。那细不可闻的声音透过漆黑木板传来,语调平静。


切岛犹豫着再度开口,试探着说,“爆豪,我饿了。”


tbc


呼~假装没有添麻烦。
我省略了很多不知道还有没有机会写出来………

评论(1)

热度(14)

  1. 马猴烧鲶微弃_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