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弃_

极度矛盾状态emmmm

【切爆】

马猴烧鲶:

和 @微弃_ 的联文 


前文戳头像w










【Part C】


 


 


 


-


切岛清晰地听见“嘁”的一声,接着便看见爆豪抱着本厚厚的圣经推门走了出来。


 


 


“爆豪你……刚刚是在读圣经?”切岛指指他怀里的圣经。


 


 


“啧,你管我。”爆豪往前几步将厚重的书本随手放在一张小方桌上,书本落在布满灰尘的桌面上发出轻微的闷响,细微的灰尘往四处飘起又轻轻落下。


 


 


切岛看着眼前的人,心中无数的疑问呼之欲出,奈何胃部空虚的感觉还是本能地占了上风。他只好又重复了一遍。


 


 


“爆豪,你晚饭吃什么?”


 


 


爆豪白了他一眼,径直走向了楼梯,切岛赶紧跟上。他跟着爆豪来到了二楼的厨房,里面倒是与大厅里满是灰尘的感觉不同,显得一尘不染。爆豪伸手打开了灯,厨房里的锅碗瓢盆样样具备。他没有理会站在门口打量着四周的切岛,从门上的挂钩抓下一条围裙围上,拿出几个土豆洗了洗开始削皮。


 


 


“爆豪你一直是自己住在这吗?”


 


 


爆豪很快地削好皮,回头看看十分自来熟地拖来一张小板凳坐下的切岛,漫不经心地嗯了一声应答,抓着土豆放在案板上切块。


 


 


切岛托着脸颊就这么呆呆地看着爆豪娴熟的动作,他把所有食材都切好,倒进盛满刚烧开的沸水的锅里,稍微调整火的大小,拿来一根长木勺不时搅拌着咕嘟咕嘟冒着泡的汤,分量不小的土豆和肉块随着搅拌的动作沉沉浮浮,诱人的香味很快溢满整个厨房,使得切岛垂涎欲滴。


 


 


好像童话故事里熬药汤的巫婆啊,切岛盯着一身修身黑袍的爆豪这么想着。


 


 


“臭头发你找死吗?”爆豪抬头瞪了他一眼。


 


 


“诶诶为什么是臭头发啊我叫切岛锐儿郎啊——”切岛一个激灵,才发现自己一不小心把心里想的给说了出来。


 


 


“嘁,下午的时候明明臭死了。”


 


 


“下午?是我睡觉的那时候吗?”虽然声音很小,但爆豪的回答还是被切岛捕捉到了。


 


 


爆豪没有马上回答,稍微顿了顿,继而又继续着手上的动作,盛起一勺汤放在嘴边吹了吹,抿了一小口尝了尝味道,抬手又撒了一小勺盐。


 


 


“来盛汤。”他灭掉火,抓着木勺指指灶台上的空碗。


 


 


切岛忙站起来拿来两个碗,接过爆豪手中的木勺盛了满满一碗放到爆豪手边,又给自己盛了一碗。迫不及待地喝了一大口才抓过爆豪递给他的汤勺,盛起一大块肉往嘴里塞。


 


 


“爆豪你的厨艺太赞了!!!!”与土豆的香味混杂的肉香弥散在整个口腔里,经过汤汁的烹煮肉质变得口感丰富,将肉和汁水咽下后口腔里依旧是一阵饱满充实的感觉,让人回味无穷。切岛登时觉得自己从来没有如此幸福过。


 


 


“废话。”爆豪吹着还十分烫的汤,看着切岛狼吞虎咽的样子不由自主地扬起了嘴角。意识到了这一点,爆豪愣愣,思考了一下索性将碗放下。


 


 


“你有什么想问的?”


 


 


切岛闻声放慢了咀嚼的速度开了口。


 


“我下午睡着那段时间发生了什么?”


 


 


“你父母是怎样的人?”爆豪突然突兀地问道。


 


 


“我父母?我没见过他们,我是跟着我爷爷长大的。怎么了?”


 


 


爆豪端起碗来喝了一口汤,“那就对了。我直说吧,你有狼人的血统,这么来讲可能是从你母亲那里传下来的。”


 


 


切岛一愣,嘴里的一口土豆差点卡在喉咙里。他赶紧喝了一大口汤才顺了下去。


 


 


“狼人?!!这么说我下午那段时间就是变成了狼人?”


 


 


“都说了啊,臭头发。”


 


 


“……你还知道什么吗,关于狼人也好……关于我的记忆也好。”


 


 


“狼人的特征就不用我说了吧。记忆的话,”爆豪不耐烦地啧了一声,


 


 


“我自己的记忆也不完全啊。”




tbc






一脚把锅踢飞


好饿好想喝咔酱做的土豆肉汤呜呜呜呜

评论

热度(15)

  1. 微弃_马猴烧鲶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