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弃_

嗑不动不想写了

【切爆】

和@马猴烧鲶的联文



【Part D】




原来是狼人么……那本书上画的……如果是这样的话…如果是这样!那我就能够知道我的身世了!爷爷给我的,妈妈留给我的遗物………

切岛猛得翻身起来,慌乱地翻出背包,那里有一个暗层,靠它才能躲过搜查。

棕色牛皮制成的书,看上去很粗糙,只是在面上用墨水寥寥几笔勾勒出一个长满毛发大约“人”的形态的图案,切岛已经明白了自己该怎么做。

书的侧面有二十六个小滚轮,每个上都刻了一个字母,切岛颤抖的手去搏拨动,“w…e…r…e……好了就快了……”

狼人—werewolf。

书,打开了。

【给我的儿子:

锐儿郎,当你能够打开的时候已经知道真相了吧。没错,你是狼人,有着四分之一的狼人血统,来自我的血统。

当初我知道自己有一半是狼人的时候几乎快疯了,周围人排斥我父母丢弃我,那段时间真是绝望。我曾想过自杀,什么婚姻什么幸福都已经不属于我了,我还活着干什么?

幸好的是,我没有成功,是你父亲救了我。他没有强健的臂膀也没有好看的容颜,只是他是那时唯一真心待我的人,是我唯一的光,我当时真是拼了命的也要抓住他。

很俗套的情节对吧,可那时谁不会爱上他?

我还是幸运的。之后便有了你,我的儿子。我听见你叫了第一声妈妈,我真的高兴坏了,我也能有孩子了,你是我们的结晶!

只是妈妈难过,我没法将你带在身边,没办法看见你的笑颜。妈妈很对不起你,尽不到一个母亲的责任却又带给你苦难,锐儿郎,这是我唯一能想到的给你的,你的名字,像你父亲一样。

锐儿郎,你可以不原谅妈妈,但请不要怨恨爸爸。

锐儿郎,爸爸妈妈爱你。】

是一封信,切岛想,锁那么复杂还以为是什么惊天的事………可这泪水就是止不住啊………

“这是……什么………”

其他的最后几页有被烧焦的痕迹,字迹潦草不清,切岛勉强辨认出来—【不要接近教会】。



回到房间,爆豪脱下了那身神父长袍,他上身什么也没穿,露出一片金属制物。从左手肘一直往上,到锁骨处与往下一半的胸膛,都是机械制成的,拿出工具箱打开,一颗鲜活的心脏跳动在眼前。

只是它只有一半。紫红色的血管与导管相互交缠,仅有一半在搏动,黑色的黏稠物体通过导管输送到心脏,却又奇迹般的变成金色液体与血液相融合,再输送到全身,像是生命与死亡的过渡,那诡异的美感。

这种液体叫做光,因为它能使阴影下的一切事物无所遁形,对人类来说只是对治病有些疗效,但是对狼人来说,却几乎有着致命的杀伤力。

其实,爆豪的真实身份是教会的兵器,一个饱受狼人残害而建立起的保护人类的组织,近几年赖狼人数量逐渐减少,已经不用爆豪出场也能自己解决了,便有了现在的情况。

爆豪小时候曾遭受到过狼人伤害,失去了一部分身体,生命垂危,是教会把他救了回来,也惊讶的发现光和爆豪的契合度几乎完美,已经无家可归的爆豪也只有来到教会。

切岛是的特殊的狼人,爆豪试过了。光对他不会产生任何伤害,反而会帮他抑制体内的狼人血统,大概是因为人类血统占比例更大的缘故吧。

所以,切岛锐儿郎……我该不该杀他呢?



——————

请想像信的内容很煽情,谢谢。

我没有甩锅(严肃)

评论(3)

热度(17)

  1. 马猴烧鲶微弃_ 转载了此文字
    黑人问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