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弃_

极度矛盾状态emmmm

【百耳】【花吐症】 【lof点梗】

*私设:在面对喜欢的人时说话才会吐花,不会严重,不会危及性命。
*没写过这对所以很短。
*歌词瞎掰。
*【耳郎视角】

好吵。

我闷闷想着,趴在桌子上将耳机插进衣兜里,我要毕业了。

好吵。

他们在讨论毕业后的聚会去哪,三两个围成一圈,大家有说有笑的,毕竟成为职业英雄后,不会再像现在这样天天见面了。

斜前方桌子旁边,她在那里。高挑而成熟,美丽且大方,学识渊博,富家千金。

要不要约她?

刚想开口,喉咙里涌上来一阵异物感,清丽香味充斥鼻间,慌忙中用手捂住,我死死闭上嘴。

咽下去!咽下去!

“你没事吧?”

上鸣投来关心的目光,我勉强挤出个笑来应对。

嗯,我喜欢她。

我患上了花吐症。

可是她喜欢的是轰吧,就是和她正在聊的那位,无论是外貌还是家世都很相配。

他们聊的很开心。

我,还是算了。





我喜欢玩乐器,在空闲时间有时我会去给在酒吧伴奏的缺席朋友当替补,就当是消磨时间。

今天人很少,我选了个较隐蔽的角落坐下。红色贝斯有些旧了,我稍微调了下琴弦,轻轻拨弄起来。

音乐抒情,又藏着淡淡悲伤,我有些被感染了,轻轻哼唱起来。

“仍记去年初夏,我遇见的你。

我是否一见钟情,我想再见你。

蝉鸣四起敌不过睡意,梦中会不会有你。

我不愿,我不愿,就此放弃。

听风响,闻雨落,朝朝暮暮。

想牵住你的手,按在心口,就会知道我的心跳为何跳动。

仍记今年夏末,我爱过的你。”

猝不及防,口中吐出一朵鲜花。

怎么回事?

“你在这里呀,害的我们好找。”

是她来了,还有他们,全都来了。

“我听见了,唱得很好听。”

我当时便慌了,被拒绝也好装做听不懂也好,能不能……不要这么快……

“响香,你看。”她说,同时动用个性,我能清楚看见她舌头上正在形成紫色的像花瓣似的物体,能看见她眼中的自己。

“我也患上花吐症了。”

评论(2)

热度(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