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弃_

极度矛盾状态emmmm

[MHA/轰爆]轰爆群第一届神奇接龙大会

大家……辛苦了

木愛Kiai_:

各位好,这里是轰爆群第一届神奇接龙大会现场,接下来将为您带来两天七棒的魔幻之旅(。)总之是一个轰爆群的接龙活动,正文请看下面!




※脑洞:①夜明前 ②打结的平行线 ③不要岔开话题 




正文:


第一棒


BY海螺粉丝塞肉HY


 


        这是一个闷热的盛夏之夜。傍晚时下了一场倾盆大雨,空气中厚重的水汽经过地热的蒸腾裹在爆豪胜己的身上,然后很快又因为爆豪的高体温随着汗液滑落。


       “妈的热死了!”


       爆豪左手把着一个大蒲扇,右手握着一瓶已经不断在往下淌水的冰镇饮料。真是作孽啊,全雄英的宿舍只有他这一间的空调出了问题。维修人员本就因雄英内部各种个性训练带来的麻烦忙得不可开交,结果爆豪的空调似乎又不是那么容易就能修好。那就意味着,爆豪胜己要在没有空调的房间里熬过这几天几夜的闷热气候。


       爆豪手心里的汗液带着硝酸甘油的气味不断淌落到地上,爆豪胜己觉得自己现在使用个性的话,能把这一栋宿舍都轰飞。但是他没这个心情,只是把手在裤子上抹了抹,留下了一道焦黑的痕迹。


       除了柏油路边聒噪单调的蝉鸣声,雄英宿舍已经陷入了宁静。淡淡的光从每间房间已经拉上了的窗帘缝隙中透了出来,照亮了一排排在晾衣杆上静静地悬挂着的衣服。没有风,也自然不会有人和爆豪一样在阳台上遭罪。


       爆豪感觉自己有那么一瞬间不属于雄英了。这样焦虑而悲伤的心情在他入学后也时有涌现。自己有自小一起长大的幼驯染,也有能一同战斗互相信任的伙伴,但是有时爆豪会发现,如果哪一天自己消失了,雄英里的任何一切都不会有什么改观。绿谷出久已经成长为一个强大的英雄了,切岛、上鸣也因为他们讨喜的性格有很多除爆豪以外的同伴。


       没有人对于自己是格外重要的,自己也不是他人不可或缺的存在。蝉噪声淹没了自己的一切感官,自尊、虚荣……在突如其来的空虚感面前形同虚设。


       爆豪很小声很小声地叹了口气。


       “爆豪?”


       头顶正上方传来了有些犹豫不决的声音。多亏这个熟悉的声音,将爆豪一把拉出了负能量的深渊。


       清醒过来的爆豪真想把一秒前无病呻吟的自己炸死。还好自己就算偶然失落也不会有自言自语的毛病。


       毕竟他绝对不会想把自己不得意的一面暴露给楼上的那家伙看。


       “轰焦冻你他妈在阳台上干什么??”


       “没事干。但是一直呆在空调屋里对身体不好,所以就出来透透气。”


       “哈?你脑子出了什么毛病……”


        爆豪骂骂咧咧的声音没有再继续下去。


        虽然轰焦冻是个自己一向看不顺眼的家伙,那个漠然的态度和老头子一样的生活习惯让他觉得无比烦躁,但是自己目前并不乐意他一气之下回到空调房里。


         因为另一个人的存在,先前的各种因闷热的气候而在心中滋生的不安的情愫也多多少少消失了。当专注地去聆听另一个声音的时候,蝉鸣声也不再变得那么刺耳。


       “爆豪,其实你可以申请一下和别人共用一间房间的。”


       大概是感受到了大汗淋漓的爆豪散发出的热气,轰焦冻如此提议。


       “不——要,”爆豪拖长声调,“两个男的一起住那么小一间屋子太噁心了。”


       “你提出的话,老师多半会允许的。这样的天气不开空调睡不好觉也会耽误明天的学习。”


       “唔……”爆豪有些动摇了。的确,比起和男人挤一张床,黏糊糊的皮肤和床单接触的感觉更令人无法忍受。


       “接着这个。”


       从楼上抛下来一个东西。爆豪眼疾手快地接住了。






第二棒


BY小二


 


      爆豪胜己有些不自在地抹了把额头的汗水,踏入充满冷气的房间那瞬他感觉自己汗涔涔的表肤泛起一片鸡皮疙瘩。屋子里没开灯,唯一的光源是从外面的天空中穿过落地窗溜进来的。进来时轰焦冻坐在书桌前的椅子上看他,没有出声也没有走上来。


       看不清彼此表情的环境让爆豪胜己走上来时悬在身体里的那点紧张感慢慢沉坠下来,他用着平时绝对不会的速度走过来,走到轰焦冻面前,然后伸出手,把捏在手心里的东西放在对方面前,话语在喉咙处调整了一下,终于拿捏成平时骄傲而不耐烦的语气。


      “你的东西,下次再往楼下乱丢东西我就杀了你!”


      手掌心的东西似乎闪烁了一下,轰焦冻接过来,他们的手在空气中触碰了一下,就只是简单的,犹如蜻蜓点水。但爆豪还是忍不住战栗,就像接触到坚硬的冰块。


       感觉到手里的细小物品被拿来,爆豪内心不由松了口气。就当他准备缩回手离开时,对方忽然抓住他的手臂,然后慢慢站起身凑上来,直到两人的呼吸到了可以混合的距离才停下来。被抓住的人猝不及防,他在黑暗中眨了眨眼,却没在反应过来的第一时间选择挣脱对方。


         “今晚一起睡吧。”


         靠过来的人如是说道。


        屋子里静悄悄的,只有挂钟上面细长的秒针一顿一顿的转着圈儿的声音,外面的天空没什么光亮,灰沉沉的像铺了块脏兮兮的抹布上去,偶尔闪烁的光芒就像透过破洞静静窥视地面上的一切的眼睛。


         手掌按在温暖的床垫上面时爆豪才意识到或许刚刚房间的主人并没有打开冷气的想法,或许这些只是因为他的到来…………在想什么呢?!!他用力甩了甩脑袋试图把这些想法抛出大脑。


       轰焦冻坐在他旁边,从进来开始哪怕爆豪的脑子回转已经如同托马斯回旋般几百回合,他就仅仅说过那么一句话,还是一句听起来仿佛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不可描述的事情的话语。这让想说话想发火想恼怒的爆豪有种有力无处使的细小挫败感。


       这又不是该死的新婚之夜!为什么要让气氛这么尴尬?!


      “爆豪。”


       爆豪胜己下意识抬起头。


      “谢谢你。”他拿着手里的东西晃了晃,“这个。”


       “哈?这明明是你自己丢下去的吧。”


       “我只是不慎掉落而已。”


        “………你当我是白痴么?!”性子冲动的家伙炸毛,大概下一秒就是揪起对方衣领然后揍一顿了。


        然而轰焦冻接下来的话语却让他没能这么做,“这个是我母亲送给我的,很久之前。”


       那是很小很小的一个手环,估计只能容纳爆豪的四根手指头,但却看起来光洁如新。爆豪把它捏在手心里走上来时汗水几乎浸湿了他,他不是第一次见过这个东西,男生在更衣室里换衣服的时候他看过轰焦冻用链子把它穿起来戴在胸口靠近心脏那里。但却不知道对方为什么会冒冒然把这样一个很珍贵的物品丢下来给他。


         “这是小时候的生日礼物来着。”轰焦冻继续说着,他的语气很平淡,和日常对话时没什么区别,甚至还有点过于修饰的轻描淡写。“我做过和这个有关的梦,每一年我都应该会收到母亲的生日礼物还有祝福。”


         爆豪没有说话,他习惯发怒着宣泄自己,但他学不会温声细语的安慰和长篇大论的说教。






第三棒


BY冰环


 


于是爆豪只是伸出手,附上轰的手背,一起握住那小小的手环。房间里明明开着空调,但那手环的温度似乎更低,一碰上去就有一股幽凉的寒意从指间传来;也许是手环的原因,也许只是爆豪的错觉,他觉得轰的手此刻不再那么冰凉了,而是那刚好令人感到舒适的温暖,这使他打消了想松开手的这个念头。


房间里一时无言,只有二人浅浅的呼吸声。夜色已愈来愈深,本被燥热而扰得睡不着觉的爆豪此刻也有了几分睡意。于是他眯缝起眼睛,脑袋昏昏沉沉地就想往轰的肩头上靠。刚要撞上那人,耳边忽然传来一声轰鸣,惊得爆豪一个激灵,方才的那点睡意全无。轰也是感到有些莫名其妙,心下还暗道难不成这种时候有敌袭?于是他环顾四周,想找出这一声动静到底是从哪儿发出来的。还没等他找到答案,头顶突然传来一个声音:“年轻人哟,你们是在玩暧昧呢?还是在谈恋爱呢?”


爆豪反应比较快,一仰头看到一个年迈的老人,手里已经滋滋滋地开始冒火花:“你这家伙是谁?从哪儿进来的?!”老翁看了他这副暴脾气,理直气壮地驳了回去:“什么进来,我进来干嘛,我打一开始就在这儿好么!”“开玩笑也有个限度。”一旁传来轰冷静的声音,“就直说了吧,你是敌联合的人么?”


老翁看看轰,又看看爆豪,过了一会儿幽幽地叹出一口气:“现在的年轻人,真是一点儿都不懂规矩。你们给我听好了,老朽是月老啊!”


一时间房间里鸦雀无声。半分钟过去了老翁不耐烦地捋了捋胡子:“我说,你们倒是给点儿反应啊!”轰猛地回了神,一把抓起爆豪的手腕就要往外走:“去找相泽老师。”“别别别!你们听老朽说啊!老朽真的是月老啊!!老朽从一开始就住在那手环里啊!!”


轰停了这话倒也真就停下了脚步,爆豪这会儿头脑还比较灵清就一个劲儿地扯他:“你相信他那屁话啊还不赶紧去找相泽!!”轰思索了一会儿,认真答道:“既然是母亲给的东西,那应该就没关系。”爆豪目瞪口呆,甩了轰的手就要去开门:“那我自己去跟相泽老师说……”“你跟他说什么,说你在我房间看到了可疑的人?不觉得这个说法有点奇怪么?”“……”


正当爆豪还在纠结要不要丢下这个妈宝先自个儿逃命的时候,身后的那个奇怪的老头儿突然开了口:“哼哼哼,年轻人,实不相瞒,我就是住在那手环里的月老……”“你已经说过一次了!!”“能遇见我,就说明你俩今生今世必定有缘!”“那跟你也没关系吧!!”“只要你们在天亮之前能证明你俩确实真心相爱,我就能保你们永结良缘!”


爆豪盯着他看得眼睛都快掉出来了,轰倒是若有所思:“那如果在天亮之前我们不能做到呢?”月老摆摆手:“那我就只好一直跟着你俩咯,毕竟我也不能砸自己的招牌嘛。”爆豪:“……你妈到底是从哪儿搞来的手环?”“……我妈喜欢逛淘○。”爆豪在今晚第二次地目瞪口呆,然后认命般地一巴掌拍上了自己的额头。






第四棒


BY微弃_


 


 


证明真心相爱,这确实是个问题..........谁会喜欢这个阴阳脸啊!但是又不想自己后半生会一直有一个槽老头子跟着,烦躁得很。


“喂,不如直接......轰你他妈在做什么!”


“既然是在网上买的,那看看网上有什么解决办法。”


“........那你搜到什么?”


爆豪努力深呼吸平静下来,瞪了眼月老便去看轰进展如何。


“月老是什么?能吃么?”


”淘宝买的手环里蹦出个月老怎么办?”


“可以把它塞回去么?“


结果跳出一大堆什么淘宝手环专卖店信息,什么翡翠碧玉,玛瑙钻石,手环型蛋糕(雾)不相关的东西,爆豪简直气炸。


“年轻人啦,我有件事要说一下,你们静下心来慢慢听我说。”月老抚着胡子,相当慈爱的看着眼前两个的小不和谐,不禁回想起了自己年轻时候的风流韵事,那真是哦呵呵呵呵~


“有话快说!”爆豪发觉自己用不出个性了,肯定是这老头子搞的鬼!


“年轻人啦,不要老想着打打打,我是神仙,起码得有点神仙的尊严啊。”月老乐呵呵的说着,“因为我的存在,所以现在时间会快一些,也就是说你们的时间并不充裕,我算算啊,按照这个流逝速度,还有一小时就天亮了。”


“轰你让开!都找的什么啊!你是想让这槽老头子跟着我一辈子吗!”


爆豪不由分说将轰拉起来,自己一屁股坐下,噼里啪啦就在电脑上打出一串句子:如何证明真心相爱?


“真心相爱就结婚!”


“一组图证明是否真心相爱。”


“真心相爱戒指今天只卖999!”


“真心相爱的人什么事都会想到对方。”


........


网页快速浏览,整整齐齐的印刷字体规矩的排列着,屏幕泛着白光,却意外照着爆豪拧着眉头的脸庞会有一种平静之感,或许只是轰的错觉罢了。难得的,能够平静的相处,没有爆破也没有骂骂咧咧的话语,轰觉得这样也许不赖。


他们本是两条毫不相干的平行线,可能因为在同一个班而靠近了些许,或者是运动会的不甘心又使其再倾斜了一些,但它仍旧是平行着的,可能以后也会是平行着的。


轰觉得,自己或许,必须要做些什么,必须,不然以后就没机会了。


“不如直接干掉他吧,本来就身份不明。”


“年轻人不要冲动,要不要来试试我这套真爱题?嘛,虽然不能砸了招牌,但已经好几个月没有业绩了咳咳。”月老抖抖袖子掩嘴低咳几声。


“那是什么?”


“年轻人哟~你要的是这金试卷呢还是这银试卷呢还是这普通的试卷呢?“要不是没业绩就没工资,才不会找河神来做兼职,说话都兼出毛病了。


”念。“爆豪果断发话,管他金的银的内容都是一样的。


窗外天际已经隐约有光亮透露出来,像黑布上的一把剪子,干净利落,势不可挡。


他们......没有时间了。


“第一项,真爱之吻。”


“什么!老头你找揍是吗!唔唔唔唔——”


轰一直在旁边沉默不语,他低着头,再度扫了眼电脑上的字句,“真心相爱的人什么事都会想到对方。”“会习惯对方的优点缺点,会习惯有对方气息。”“会想要靠近他,触碰他,想看他对自己露出笑颜。”“平淡如水,却又无法割舍。”


原来是这样啊.................果然是....这样啊.......


他吻了上去,在黎明破晓之时。因惊慌而睁大的眼睛,一瞬间收缩的瞳孔,都在意料之内,而没有反抗,却未想到。小心翼翼撬开唇齿,他的气息,带着辛辣的感觉,彻彻底底体会到了,轰觉得,自己可能上瘾了。


摩挲着,青涩的探索,两人沉浸于此,旁边的月老身体渐渐发出淡红色的光芒,身形透明起来,悄然化作一根红色丝线,缠绕在他们左手无名指上,消失不见。


本是两根毫无交集的平行线,却在今晚相互交缠,相互牵连,最终死死打成一个结,再不分开。






第五棒
By云
作为一个标准的直男,一个不管在任何方面上都直的不能再直的直男,爆豪表示他现在压力是很大的。
毕竟因为一个莫名其妙,处在常理之外的东西给强制性的,被另一个在自己班上十分普通——或者说关系还不好的【男】同学给亲了,而且他亲完后还赖在他身上!
“你闹够了没有?”爆豪狠狠地把压在他身上的轰推开,以一种战败者的姿态向后退了两部。
轰在一开始的冲动后又冷静了下来,而恢复了平时之上的他也知道——
不妙了。
不过现在后悔也不是什么好法子,看着对面那人的样子……
完了。
身为一个三好青年,一个英二代,轰的一生都衣食无忧,除了爱这种虚无缥缈的东西,轰他什么都不缺。
要说爱的话他应该也不会爱上爆豪这么个难搞的人,爆豪性格暴躁,在生活上完全不是一个好相处的人,而且在开学后还频频挑衅与他,长得也不是多么的天仙化,家里的条件也远远比不上他,鉴赏的眼光更不能与他和八百万这样的人相比,更重要的是,他还是个男的。这样的人按理来说一生都不会与他有所交集,不过命运就是这样的神奇,上天给了爆豪能与自己竞争的能力,让他们相遇相知。
不过人正是会被与自己完全不同的人吸引不是吗?
与轰理念完全不同的爆豪,明明战斗的直感非常强但是好像有种小家子气似的,某次战斗后被自己所打败后露出的表情让自己产生了一种欲念。
没错,是欲念。
魔障似的,轰看着眼前的少年,慢慢凑了过去。
既然月老说他们是真爱了,那么他们就一定是真爱了吧?那么,只要占有了他,他就永远是他的了吧?
那么……

—————————

轰这人给爆豪的感觉,很像他时候养过的一只金鱼。
总是自己游自己的,就算是他这个主人有时候搭理他它的时候它也不给予理会,十分恼人。
战斗上战胜了他,能力比他好,实力比他强,这在爆豪短短的16年的人生中,轰代表的是一个全新的意义,轰做的那些事都是他从没经历过的,包括在体育会上的那次放水,本来这是十分让爆豪反感的一件事,不过不可否认的,爆豪也在那次事件中成长了不少,这让他对轰另眼相看,心里也多些另外的感受。
还有那一次令他感到耻辱的事情,被敌联盟掳走而动弹不得甚至让那些人来救……
爆豪第一次明确的感受的了,轰不是那条英年早逝的金鱼,同时,他也仿佛对轰产生了一些不明不白的情絮。
不过,
这一定是错觉。
他告诉自己。
谁会对那个阴阳眼产生感觉?



第六棒 痣


 


如果是在爱情电影中,沐浴在晨曦中的亲吻那应该是最令人向往的。在日出的另一边,仅仅是从窗帘的间隙中滑入的光并不足以照亮轰房间的每一个角落。已经适应了黑暗的两人在朦胧的光的笼罩下僵持不动。


 


“别靠过来。”


 


在红线的作用下,即使是想要抑制住深处的躁动,动作也会先比思考更快一步。头脑姑且保持着清醒的爆豪也不想去思考什么,他的注意力全放在扑在自己身上的人上。他能感受到对方稍加压制住的呼吸,但是带有热度的气息还是让爆豪有一丝不适。就像等待命令的警犬一样,轰似乎并没有想要进一步做些什么,所以爆豪也不反抗。刚刚接吻带来的燥热也在沉默中慢慢褪去,只是轰,他似乎还不能完全冷静下来。脖子上的汗水和对方脸上的滚烫混合在一起,不知为何就散发出了情色的味道。爆豪知道这样不正常,但是他暂时还不想结束掉这场闹剧,他翻过身,把轰搂住。


 


“你的体温很低呢。”


 


“啊……是吗?”


 


“对啊。”


 


“……”


 


“轰。”


 


“或者我也变得不正常起来了吧。”


 


在轰应声抬头看向爆豪之际,爆豪给了他如蜻蜓点水的亲吻。单纯地,嘴唇轻碰嘴唇。前一个激烈的吻带给了双方紧张和期待的情绪,后一个吻就像安抚一切那般让两方可以直视自己的感情。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从阳台朝下望去会成为轰的习惯,如果他有一天可以意识到答案,他会怎么做呢?


 


“爆豪,我喜欢……”


 


“天亮了呢。”爆豪打断了轰的告白,推开了对方,走向了窗边。地板上飘摇不定的白光时而被风打散,飞向远处。他一只手抓着半边的窗帘,猛地拉开,使自己全身暴露在阳光之下,而不远处的轰依然呆立在暗处。


 


“轰。”当感受到外头的温度时,爆豪轻声喊了一下轰的名字,“我不需要这样的东西。”


 


就算是平时迟钝的轰焦冻,也在下一秒知道对方想要做什么,就算对方离他这么近但是他还是选择跑了过去。在下一个短暂的瞬间,轰在脑内快速思考着,是因为保护那根没有由来的红线(恋情)呢,还是过去抱紧他心爱的人呢。


 


如果是在爱情电影里的话,这一幕应该会收获天下不少情人的眼泪吧。


 


“再见了,轰。”


 


红线从中间断开,化成灰尘随着风的流向而动。而轰手里抓住的也是不受他束缚的光粒。还没有来得及喊出那个名字,爆豪胜己消失了,从轰焦冻房间的阳台上,在刚刚新生的阳光下,消失了。这一切到底算真实还是什么呢?一切都像回到昨天晚上一样,因为自己想要呼吸新鲜空气而站在阳台上,然后一时兴起朝下望去。仅仅是这样的交汇。


 


现在的话,爆豪会不会突然出现在昨晚坐在的地方呢?轰用手撑着护栏,以快要失去平衡的角度朝着楼下望去。






第七棒


By凤凰院


 


 


楼下的阳台上空无一人。轰焦冻把上身撤回来,垂着头退回到自己的房间,泄气的往棉被上倒过去。冷气从打开的阳台的门上被放走,刺眼的晨光逐渐照亮整个房间内。轰的肩膀以上躺在窗帘之后边角的黑暗中,他睁着眼睛愣愣的望着熟悉的天花板。看了一会不自觉的把左手抬眼前,无名指上缠绕着微弱透出荧荧的红光被轰焦冻不同色的虹膜映照出来。


 


轰一语不发的坐起身,视线死死的抓住那不稳定的红丝,但是在强光下这一点点的红光立刻就消失了,唯有在黑暗中能看到无名指外的那一圈及拖下来有一个小臂长的线。他立马站起来毫不犹豫的开门大步跑出去,没有往电梯的方向而是直接转身去走楼梯。


本来安静的楼层的走廊响起了急促的脚步声。


“爆豪!爆豪!”轰来到爆豪的门前大声喊着,趴在门上咚咚咚的大力捶门。“爆豪开开门!我有点话……想和你说!”


他顿了一下,偏头突然看到楼梯口的拐角处飘过去的红线,走廊没有窗户也没有灯,黑暗中亮的像刚开始一样显眼。轰焦冻跟着红线追了上去。红线拖在台阶上快速的向上滑动滑动,在轰焦冻的房间所在的楼层的墙后消失。


 


“爆豪……”


轰焦冻放慢脚步拐过墙,看到红线从自己的房间的门下露出来静止在那里。


 


他站在自己的房门前,没有开门。


 


“你没有听我说完。”


“……”


“我喜欢你。”


“……”


比起之前在浓烈的氛围的催化下脱口而出的话,现在的情况,轰焦冻一说出口就犹豫了。


“我也想听听你的想法。”


“……”


“甚至不听我说完,丢下一句话就逃走……”


“我不是逃!”房间里的人吼了一句,然后又戛然而止。


“……”


“……”


“抱歉……我的意思是说,我也想理解你。如果你没有……那样的意思,或者我让你不舒服了。”


“……”


“因为不知道你怎么想的,我很不安。”


轰焦冻好像突然想起了什么,低头看到门底下露出来的一小截红线。


“我不想逼迫你什么。”


他蹲下来,捡起那根线。


“我尊重你的情感。”


能够让他们相交的机会可能只有这一次。


他不想在这之后仍然与爆豪平行。这个心情在此刻到达最高点。


未来能够相交,甚至互相缠绕,轰的眼底温柔的情感在涌转流动,在黑暗中闪烁着光辉。


他轻轻的说:


“但是我是不会停止。”


 


他伸手把那根绳子与自己手上的绳子拽到了一起。


 


———————————————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爆豪背靠在门上。


门外轰仿佛喃喃自语却直指他的话一句句的进入他的脑海。在进入了轰未关门的房间后,心脏一直在跳个不停。外面的人随时都可能开门进来,但是他根本不知道怎么回应。


脑袋里一片空白。


他要怎么说。


直接拒绝吗?他自己都不相信自己能有底气的拒绝。


除了逃跑外自己什么解决方法都想不出来。现在立马就可以再次从阳台上翻下去。


要翻吗?


“……”


爆豪一下子醒过来,背后汗津津。在他自己的思考中都认为这是逃跑的行为了。


 


 


“开什么玩笑……”


他咬紧牙,攥紧了拳头。冷气还在呼呼的运作,阳光已经升到他的肩膀。


 


 


 


这样简直像是……被逼进了绝路。


 


 


 


爆豪深吸一口气,转身把手按在门把上。突然发现绳子随着自己的动作向上升,直直的穿过了门。自己才把手放上去,门把猛的转了两下,随即门被打开了。他没看门外的人,眼中只有与那人连在一起红的耀眼的线。线的中间有一道结。


 




                                                                                                全文END.






冰环的后记:


大家都辛苦了!很开心能跟大家一起玩接龙!!两天七棒大家已经很快了23333


脑洞是脑洞生成器随机生成的((其实看到这三个脑洞的时候大家都在想是不是要开车了(((然而全文写完并没有任何一个人开车,肥肠神奇((


纵观全文,第一二棒的时候,整个风格还是很小清新的。结果传到我的时候,我看画风这么清新,再下去就是要开车啊(什么)于是我非常果断的选择了刹车(你((说到底,接龙难道不就是看谁脑洞更大嘛!反正可以甩锅给下一个人啊!((xxx


接在我后面的几棒都不容易,我中途开了这么一个叉结果最后还能掰回来,真是辛苦大家了((大家都很厉害哦!((


总之这次玩得很开心!期待轰爆群下次的起飞活动!(x



评论

热度(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