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弃_

极度矛盾状态emmmm

【凹凸世界】【万圣贺文】

#源自漫画43话格瑞的梦,含自设
#其实我就瞎掰掰乱写,我了解到的设定有些少,如有不对那就是我自个儿胡编的
#算是万圣贺文吧
#好吧其实前半部分就是漫画原文来的,我就是用它过渡到后面(ฅ>ω<*ฅ)

“格瑞......格瑞!等等我呀!”

稚嫩的童声在身后响起,明显带着些焦急的语气随着奔跑越来越近。格瑞却是并不理会的,他很想能够自己安静的修行,而不是被人打扰的心烦意乱。

那少年也是坚持,前踏一步腿上用力便扑了过去,愣是在地上滑了一段距离,趁着格瑞回头的时候死死抱住了他的脚腕。

“格瑞!我们一起玩吧!”少年哭着说,地上的尘土将他弄的脏兮兮的。

“回去,别再跟着我。”格瑞说,我是为了什么你知道么,而你不需要这样。

“哎?不要嘛!”金到是赖上了,在这片可以说是荒凉的星球上,居民本来就很少,除了相依为命的姐姐,八岁的金对这个外来的比他大不了多少的人是很有好感的。

格瑞是被飞船送来的,那时金坐在岩石上看日落,那金色的光芒在天际变深变暗,当达到一种橘红色的牵引出云间一丝深蓝的时候,地面上的水晶也会被染的如同火烧,金就坐在火焰中静静地看它熄灭。那是个特别美的场景,以至于远方真的烧起来了金也没察觉到,当他发现时格瑞已经被烟呛晕了过去,人小力气也小,但救人之心不少,连拖带拽给搬了回去,金便算是格瑞的救命恩人吧。

可惜,他俩毕竟不同。

“我和你这闲人可不一样。”格瑞开了口,尽量让自己的语气冷漠些,好让他灰心回去,“今天一整天都要修行和狩猎魔兽,你少来碍事。”

“今天不行啊?那明天呢?”金可怜兮兮的跟在后面,那模样活脱脱被遗弃的小狗,“后天总行吧?”

“哪天我都要修行,魔兽狩猎。”

“那你啥时候才有空陪我玩咧!”

“等我把这里的魔兽杀光吧。”

金的兴致都快被磨没了,天天都是修行不觉得枯燥么。金不太能理解这些,所以格瑞只是有一搭没一搭的回着,那双湛蓝的瞳孔,格瑞希望他能一直保持下去。

“这样啊.........”

金的声音陡然变得低沉阴暗,一阵不好的感觉传来,格瑞猛然回头,之见金周身环绕黑雾,漆黑浓重,它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凝聚成实体长出爪牙,猩红的眼珠在里面转动。

“格瑞......现在我们能一起玩了吗?”

——————

一场噩梦惊醒。

格瑞下意识的抓住了武器,看向自己另一只手掌,常年的修行手上已经有了层厚茧,掌心空空的。

“我们又见面了!”

“我可不想再见到你,没人说过你很烦吗?”

来的人是嘉德罗斯,积分榜第一名,还有一直跟着他的两人。格瑞并不想搭理他们,那个梦有些让他不太舒服。

估计是天生好战又难遇敌手吧,嘉德罗斯当时就拦下他并说出要干掉金的话语,可能在他看来这并不算什么,一个刚入赛的新人,初赛都不一定能过,那么弱。

不过有关金的一切,格瑞倒是特别在意,比方现在,有人会对金造成威胁的话。

“我会彻底斩断它的。”

——————

“什么嘛?天天就知道修行修行,”金撇着嘴往回走,一路踢踢小石子,“脑子都修傻啦!我自己一个人也能玩,哼!”

事实上能和金一起玩的人很少,最近都不怎么能找到了,连姐姐也是,三天两头不见人。金正愁着该吃点什么填填肚子,伸手推开门却听见里面传来噼啪的声响,金顿时就显得很是高兴,他知道那是谁了。

“姐姐你回来啦!”

“嗯,我回来.........你能别那么急么?”

屋子后方有一片空地,每次秋回来的时候都会先来这里做些烤肉慰劳慰劳自己,然后算着时间看金什么时候会回来,误差不超过5分钟。秋提溜着金的后衣领子无奈的说着,她是很想念她这个弟弟的,也不知道下一次见面会是什么时候了。

“金,听说......你救了个人?”秋打算转移下金的注意力,在回来之前秋就听说了有飞船在这里坠毁,根据她所了解到的消息,那个人应该是那件事的唯一幸存者。

“对啊,一个白毛冰山,”金抹了把口水,强制压下了想要大快朵颐的欲望,正经回答到,
“幸好我去的及时,要是再晚一点我就得为他准备悼念词了。”

“有勇气,快爆炸的飞船也敢闯。”秋拍在金肩膀上表示赞赏。

“那当然,我是谁,我可是......”“小笨蛋!”没等金拍着胸脯得意的说出自夸的话是秋便抢先接了一句,姐弟俩顿时便在地上打闹起来,欢欢笑笑好不开心。

“别玩了肉都快烤焦了,”秋捂着笑得发疼的肚子站了起来,慰蓝的眼睛弯成了月牙型,隐约可见里面的亮光。随手拿起把刷子蘸上酱料在烤肉上细细涂抹,火星纷飞间传来诱人的香味,“你们相处得如何了?”

“一个只会修行的木头,还能如何?”说起这个金就来气,不过,金沉默了下来,想起了那人刚醒来时的样子,那是经历了什么才会有如此悲伤的表情。

秋看着金也有些许消沉下来,便拿着考好的肉块在金面前晃,这招向来很管用,当金注意力再度被吸引上来时,秋便拍着他的肩膀安慰他,“没关系,还有我呢,金无论有什么事都可以来找我,我可是你的姐姐啊,”秋说着,“就由我们的金来带他走出困境吧!”

“那当然。”金一副包在我身上的表情,秋也跟着笑了起来,只是轻声嘀咕了句什么。

“姐你说什么?”金突然凑过来,顺手叉个肉块来吃着边嚼边问。

“嗯?”秋这才反应过来自己说漏嘴了,糊是糊弄不过去了,这小子不问个明白是不会罢休的,只能委婉点告诉他了,“你知道,嗯,他父母双亡么?”

“哎哎哎?”

“这些烤肉你带过去吧。”面对金惊讶的表情,秋淡定地摸出个盒子把食物都装了进去,郑重的交到金的手上,一脸上级的重任就托付给你了不要让我失望啊的表情。

趁着金还没回过神来的空隙,秋离开了。这次也没见多长时间呢,秋拿出口袋里不断震动的通话器关掉了屏幕,仰头看着天空。

“但愿我们一切顺利。”

——————

“你又在做什么?”

“嘿嘿嘿格瑞,”金在大石头后面冒个头出来傻笑,在被喊出来之前,金一直在想该跟格瑞说些什么,犹豫了半天才憋出这么一句,“我姐姐又走了。”

“哦。”

“我带了这个来你要不要尝尝?”金尽力把食盒伸到在格瑞眼前去晃,“我姐的手艺特别好的!”

“不饿。”

“我们是朋友吧?”

“安静。”

金乖乖闭了嘴,坐在石头上看着格瑞挥舞着砍刀狩猎魔兽,边吃边给他无声的加油呐喊。等到最后一头魔兽倒地,金也擦干净了嘴上的油光,“格瑞,带我一起吧。”

“?”正休息着的格瑞也就是抬头看了眼金,便又继续擦拭刀上的血迹。

“我可不是自夸,其实我也很强的。”金得意的笑着说,瞅着他脸上会是有什么表情,果不然面瘫脸不变。

“你自己练去,我可没精力带你。”说罢格瑞便扛起刀要走,完全不留一丝目光给他。

“我承认你也很强,所以我们可以组队啊,管他什么妖魔...............哎?”话还没说完,格瑞已经走出去很远了,金着急忙慌地赶上去,“格瑞等等我!”

我嘴笨,说不出什么安慰人的话,也无法理解你是什么样的心情,我想,就像我和姐姐一样,我能习惯她可能半个月乃至半年才回来一次,但我绝对无法接受她回不来了。

格瑞,我希望能和你做朋友,那种很好很好的好朋友,那种你能信任我,能将你的不快乐向我倾诉的朋友,你不必一人承担,只要有我在。

格瑞,不管你同不同意,你这条命是我救回来的,没我的允许,你可不许死。

评论(1)

热度(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