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弃_

嗑不动不想写了

【你看起来很好吃】【嘉瑞】(七)


#在我想好怎么写后面格瑞的剧情之前,先让我玩着吧

#各种paro

#等什么时候格瑞是说他而不是它了,本文就一路甜到尾了

#前面有很多没写好的地方,我写完以后再改

自从嘉德罗斯一直保持人身之后,格瑞就很拒绝再一起睡,尤其是它睡觉不老实还喜欢压人。

“为什么格瑞?我龙身人身有什么区别吗?”嘉德罗斯不敢置信,这事儿在它眼里简直莫名其妙。

这区别大了,格瑞面无表情。眼前的嘉德罗斯拧巴个眉头站在床前,早之前它就趁机把围巾扔了上去宣示它今晚会在这儿睡。格瑞就坐在床沿上,高度的差距让他抬头看见了嘉德罗斯微昂的圆润的下巴。

“总之不行,”格瑞回复,侧身去拿它的围巾,却被嘉德罗斯以猛虎下山之势扑倒在床上,脑袋被撞的生疼。刚想反驳,睁眼却是两危险的竖瞳,瞳仁紧缩,金灿灿直接映到紫色的眸子里,无声的对峙最为可怕。

“好吧,但是......”格瑞拗不过它,只得出言缓解氛围。

“但是什么?”嘉德罗斯追问。

“明天有一个比赛,我希望你能和我一起参加。”

“切,比赛,”听闻事情后,嘉德罗斯笑的不屑,瞳仁恢复到正常大小,“管他什么比赛,都是小菜一碟。”

“那样最好。”格瑞叹气。

“不准动手动脚。”看着嘉德罗斯利索的爬床后,这是格瑞说的最后一个要求,“我关灯了。”

“哦。”

“嘉德罗斯,你眼睛在发光。”

“.........哦。”

于是乎他们第二天来到了比赛场地,嘉德罗斯觉得自己受到了深深的欺骗。

“格瑞,”它面色阴沉,直指场地上的情景质问对方,“这是比赛?这是在展示自家宠物有多听话吧?”

是的,魔兽大赛,说白点就是宠物比赛,比谁家宠物更听话训练的更好。格瑞想来的原因是奖品中有个东西很特殊,他一定要得到。

在这片大陆上,每个人都有一种天赋能力,能力种类不一强弱不同,根据自身资质修炼程度也会出现很大差别。比如有的人刚开始只是能让小花快速开放能力弱到爆炸,后来,天赋卓越的他便能让鲜花冬季盛开不败,甚至操纵植物,这让以前羞辱他的人都闭了嘴。

那个奖品能够让能力进阶,这可是不可多得的好东西呐。

“你答应了的,”格瑞淡定回答,“你说的,小菜一碟。”

嘉德罗斯为自己不了解清楚情况而感到后悔。

“去就去,等着。”说罢,龙身现于场内,观众席上一片哗然。

格瑞慢慢踱着步子进去的,老实说他完全没有一点驯兽经验,之前跟嘉德罗斯一起的时候那根本不叫驯兽,叫厨子,叫保姆。

仔细看了下其他人的参赛表演,格瑞很认真的考虑了让嘉德罗斯顶球的可能性。

来到场地中央,格瑞才注意到有哪里不对,为什么其他人都停下来了?

“喔噢喔噢.........看来我们的冠军快要产生了,”主持人突然靠过来勾肩搭背,“让您的......龙,给大家表演一下吧,难得一见的龙类表演...........它看着真凶。”

嘉德罗斯很不爽,尤其是看这个主持人敢把手搭格瑞肩上它更不爽,无形中释放的龙威让场内所有魔兽都在威压下瑟瑟发抖。

“嘉德罗斯,呃。”格瑞向来不回去强迫别人做什么,但这次形势所迫。

嘉德罗斯用爪子指指旁边,又指指自己。

格瑞顺势看去,那是一位女驯兽师用亲吻在安抚他的魔兽。格瑞觉得它这是在趁火打劫。

“.........下来。”亲一下又不会少块肉。格瑞抱着觉悟就维持着面无表情的样子在它额上蜻蜓点水般吻过,看着镇定耳朵尖都红了。

他可从来都没有同别人做过如此亲密的动作。

蛮奇妙的感觉,虽然隔着鳞片感觉不到。嘉德罗斯本来是怀着戏弄的心情想看看那个紫水晶般的眸子里出现慌张这样的情绪才这么做的,没想到结果很意外嘛。

二人各怀心事,拿了奖品嘉德罗斯直接叼着格瑞飞走了。

——————

再半夜更我感觉我都快猝死了(*・_・)ノ⌒*

评论(1)

热度(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