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弃_

极度矛盾状态emmmm

【兵俑X三尾狐】

#兵俑X三尾狐

#兵俑视角

初春时分,小雨过后泥里冒出嫩芽,在下能清晰听见根茎钻破土壤的声音,在下作为盔甲成妖,被埋在地下已有数十载,虽不能动弹,不能视物,但每日路过人们的欢声笑语,或是低耳密谈,确是听得清清楚楚。在下不太懂人类的世故,闹出过一些乱子,便也觉得这样很好。

大概播种季节,农家算着天气开始翻田,不料一锄头下去挖的深了,很沉闷的响声,农家便纳闷,呼朋唤友一齐挖出,泥土里破破烂烂的盔甲生了锈,还缠着细小茎叶。不是什么值钱玩意儿,农家也不懂,便让家里小孩给送去给巫女看看。在下早已被弄醒,不过在下保持没动,被当成死物也无妨,在下不想出什么乱子了。

那位巫女很温柔,会笑着抚摸孩子的脸颊,但她也很厉害,那一个视线,在下觉得被看透了,大概是在下修为太低了吧。不过并没有出现什么妖怪赶尽杀绝的事,只是嘱托小孩小心些玩耍,在下被留下了。

就在巫女的房门外,在下站在这儿,视野宽阔。在下能看见远处樱花,满枝花瓣迎风舞,树下有巫女和一女孩,相互逗趣,甚是开心。

自那日后,便有只小狐狸在在下的盔甲里扎窝。通体艳红,尾数有三,应是已成妖了的,在下观察着这只小狐狸,瞧见她东闻闻西拍拍,用爪子在在下盔甲内留下爪痕,还叼了些稻草进来垫着,反正也不妨碍什么,便也由着她了。不过,在下心想,她与那日的女孩有同样的气息。

每天早晨,小狐狸后腿一蹬便窜了出去,嗖一声不见身影,在下每天早上都是被蹬醒的。而后不久表示巫女出门,在下几乎每天都能在樱花树下看见那个小女孩,有时候手里还拿着荷叶包,笑得很甜蜜,而巫女就算再忙也会挤出时间去看她。在下看她们两在树下,已经成习惯了。

小狐狸会打整在下身上的灰尘和落叶,在巫女入睡以后。盔甲性本属寒,就算再怎么蜷缩身子也挡不了寒气,在下想了想,运起妖气让小狐狸暖和起来,再到早上她醒来前停下,夜夜如此。

看惯了她们嬉笑打闹,以至于突如其来的变故让在下有些无法适应。那个女孩被赶走了,是因为被巫女发现是妖怪?不,巫女早就知道了,就如同我被发现一样,她是被别人发现了,但巫女却保护不了她,只能下狠心让她走,只求她平安。

在下一直记得,那天巫女去见女孩时说的,能多陪她一会儿,怎么都是好的。这句话,在下也想对小狐狸说一次。

在下看着面前的巫女,手持符咒施法贴在在下身上,她说,抱歉,等法力一过封印自会解除,其实在下并不太在乎这些,感觉跟以前呆在地下是一样的,况且,盔甲里的稻草再也没了温度,小狐狸不会再来了。

人类的寿命,在妖的眼里实在太短,当在下醒来的时候,只看见樱花树下多了个坟堆,和巫女最喜欢吃的点心。

被召唤签订契约,在下不甚在意,只是习惯性的去站在门口,好在他也并未阻止我。又被弄醒,在下只看见一片红色窜了出去,蹬得怪疼的,那红色叼来了稻草铺在原来的小窝上,东闻闻西拍拍,在下想,小狐狸回来了。

评论(7)

热度(10)